士兵突击台词

士兵突击台词 | 楼主 | 2016-12-09 01:39:30 共有3个回复
  1. 1士兵突击台词
  2. 2士兵突击台词
  3. 3士兵突击台词第3集

摘要:伍六一对对哎你吃你吃他那份那是他的最后储备你吃,成才其实你说的没错这本来就是个游戏你玩不起退出,成才许三多你懂不懂他自己放弃的他抗不住饿,许三多他还是很想和我们一冲到最后的是不是。以下是小编整理的3篇最新士兵突击台词范文,欢迎参阅!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9:14 | #1楼回目录

第十八集

伍六一:隐蔽

甘小宁:我可想走啦 可是我现在一点劲都没有了

许三多:我这有吃的 走

甘小宁:班长 班长你太好了 我就知道 我知道你有一份口粮没吃是吧 班长在哪儿呢 在哪儿呢

伍六一:对对 哎 你吃 你吃他那份 那是他的最后储备 你吃

甘小宁:我说着玩呢 我能吃他那份口粮吗 那点口粮算什么呀 我饭量大着呢 你不信问白铁皮 有一次我俩打赌 这么大的肉包子 鲜的 我吃九个 想起白铁皮 听说他开了一家小公司 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伍六一:你再叨叨我把你舌头剁下来吃了

甘小宁:干什么呀 这都是干什么呢 啊 咱们都是二十世纪的大好青年啊趴在这挨饿 还为一份早餐争来争去的

许三多:话太多 耗掉的是你自己

成才:其实你说的没错 这本来就是个游戏你玩不起 退出

甘小宁:你才退出呢 我喘口气就起来 现在喘气是一种享受 我喘口气 你们让我享受半分钟 就半分钟

伍六一:走

成才:撤走

伍六一:喝水

甘小宁:快跑别管我了 快走

成才:快撤

伍六一:快撤快撤

许三多:甘小宁班长 甘小宁 给丢了

伍六一:我知道

许三多:被淘汰了

伍六一:别说了

许三多:为啥

伍六一: 他存心的

许三多:我找他去

成才:许三多 你懂不懂 他自己放弃的 他抗不住饿

许三多:不是的

成才:上哪去你 你上哪去 上哪去

伍六一:许三多 你真的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吗

许三多:反正你们说的不对

成才: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啥

伍六一:他饿不起了 他饿不起了 他吃不下老鼠 吃不下老鼠没错 可是他也知道 他顶不住了 不抛弃 不放弃 我们不会抛弃他 可是他也不想拖我们后腿 就这样

成才:你懂不懂

许三多:这个傻子 他要是和我们一起冲到最后多好啊

伍六一:他怕他忍不住吃了你那份口粮 他知道 那是你留在最后 冲刺用的

许三多:他还是很想和我们一冲到最后的 是不是

伍六一:少废话走

成才:快走 走快

甘小宁:有水吗 给点水啊

齐桓:水壶兄弟啊 慢点吃 别噎着 啊 营地里给你准备了烤羊

甘小宁:别提烤羊 一提烤羊我都不恨你了

齐桓:猎豹注意 猎豹注意有六名向你方向逃去 有六名向你方向逃去完毕

甘小宁:香肠 你们要真是敌人就好了 我直接就在这把你们打晕 然后破坏你们的通讯器材

齐桓:人要是死了说一些活着想说的话 你觉不觉得 是不是有点晚了

甘小宁:面包真好吃啊

无名兵:这路走了一多半了吧

成才:如果方向没错的话

无名兵:这地方咋参照物都一样呢

无名兵:我还

是建议七点的方向 来换把手

伍六一: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他不行了 再这么下去 拖成严重脱水 想救都救不回来了

成才:许三多 你还是省了吧 你那点口粮救不回一条命 还是留给自己吧

许三多:我们不能替他做决定

成才:他快撑不下去了

许三多:那也不行

成才:会死人的

许三多:我不管

成才:许三多 就你仁义 你慈慈悲 我们 我们都是王八蛋 不抛弃 不放弃说的没错 可是得分时候 这时候就必须放弃他如果醒着 他自己也会弃权的 快说话 怎么办 问你们话呢 该说话的时候没一个人站起来 婆婆妈妈一帮娘儿们 好坏人我做 替你们 也替他解决问题

伍六一:他说的对

无名兵:兄弟做得对

成才:滚 蛋 走

伍六一:成才 你用了自己的求救弹 那你呢

成才:我用不着

伍六一:那么肯定

成才:现在有三个名额 我一定是三分之一 如果只有一个名额 我一定是那一个

伍六一:成才 七连在的时候 你和许三多是我最不喜欢的两个人 七连没了 你们俩又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人

成才:荣幸

伍六一:你要的很实际 这不是罪过 你用不着内疚 说你跟我们在一起是为了用的上 也是 也不是 走

成才:没错 也是也不是

伍六一:确认方向

无名兵:好的

许三我:我认为是四点方向

无名兵:我认为是七点方向

成才:你们搞清楚 这个地方 差一点方向可能差几十公里 错了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无名兵:一点参照物都没有只能凭直觉了

成才:许三多你呢

许三多:我也是直觉

成才:什么直觉啊 这个时候凭直觉 我直觉还六点方向呢

伍六一:别扯没用的 到底往哪儿走

无名兵:我还是建议七点

无名兵:我也走七点 我们俩一个团的

伍六一:许三多 你往哪儿走

许三多:那边 四点方向

成才:你们这不是搞分裂吗

伍六一:你直觉对吗

无名兵:我觉得对

伍六一:成才 你往哪儿走 别有情感倾向 直接说

成才:我觉得是六点方向 我和他们走 如果错了还有时间调整

无名兵:那好吧兄弟 对不住了 这事完了之后 我们成为朋友

伍六一:没事 迷路的时候该有个主见

无名兵:走

成才:许三多你错了这次你一定错了

成才:哎 哎嘘嘘 是我

伍六一:这条路不能走了 看来他们是要在这耗到底了 你咋回来了

成才:我对你俩放心不下呗 而且我想了没有我 你俩完成不了任务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成才回来后 话变的很多 我明白 他回来 是出自于信任 他必须说服自己 继续信任我们 成才一向只信自己 现在他的天平 在倾斜 可惜挑了个不该说话的时候

成 才:哎哎 跟你俩说实话吧 刚才我跟那俩呆兵 越走感觉越不对 七点方向肯定是错的 许三多 我这次把宝 可都押你身上了 四点方向 一定没错 到时候 咱们就是三个老乡 三个老A 最后变成三个老铁 黄金搭档 一定把他们老A震的咣咣响

伍六一:你话太多了吧

成才:好好 我不说 不说了 要不你俩休息会 我替你俩放个哨啥的 啊 休息会 要不要

伍六一:我们走

成才:许三多过来 你看这儿

许三多:这地方怎么这么熟啊

成才: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又绕回去了

伍六一:看准了 草原上一模一样的地方多着呢

许三多:转过这座山就有条路走

伍六一:怎么了

成才:这鬼地方 刚从这逃出来 绕来绕去 绕这来了

许三多:你看 这就是红三连五班的驻地 我们脚底下就是专用的输油管道

许三多内心读白

又回到这了 身边嗖嗖飞过的蚂蚱 被李梦叫做流弹 老魏他们总看着大肋腮帮子的沙鼠说 那真象许三多

连长说 年少轻狂 幸福时光

成才:许三多 你的路

五班新兵:班长班长 那一针见血在几频道啊 班长 几频道

薛林:我来我来

五班新兵:快点儿

许三多:我们可以看电视了

成才:这几个臭小子 欠收拾 我不在 居然管班副都叫班长了

伍六一:躲在这个地方让他们发现了成笑话了

成才:放心吧 凭我们三个 在这猫一个星期也没有人发现 再说了 不管这再孬 也叫军营 老A和侦察营再牛 也不敢轻意到友军的军营乱折腾吧 想信我没错的 走走

伍六一:许三多 抓紧时间休息

许三多:我再看看

成才:他从新兵连就直接被发到这来了 理解万岁吧

伍六一:成才 你是怎么来这的

成才:伍班副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伍六一:咋了

成才:马上就要进老A的人了 侦察能力一点都不强 这是啥地方 厨房我终于发现 五班的优点了 你们知道 现在这世界上 啥玩意儿最宝贵 这东西 现在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换 啥 以前这帮小子的臭毛病 我都批评他们好多次了 他们一天要做出几天的饭来 可现在看 这毛病简直 简直太可爱了 来老兵 报答你今天的早饭 没有它 我们仨早趴下了 来拿着 三多 吃啊吃啊 咋了你俩

许三多:这个 我们不该吃吧

伍六一:对

成才:哎 为啥不该吃啊

许三多:假设敌情 是在没有人烟 荒野之上 没有这个怎么办 所以咱们不能吃 吃了就等于作弊

成才:你脑子进水了 这是啥地方 咱们吃了谁知道

伍六一:但是 放回去

成才:你们俩怎么了 宁肯吃早晨那老鼠肉 也不吃这个

伍六一:那就恶 心一小时 吃这个 恶心一辈子

成才:对恶心 我恶心 你俩高尚行了吧 我是坏

人 你俩好人 你们不吃 我吃 告诉你 不仅吃 我还揣 等你们饿的不行了饿的走不动了 我再我再喂你俩 我吃

许三多:成才

成才:你们俩记着 我跟你们俩是一队的 我也一直饿 早晨老鼠肉我也吃了 这不是馒头 这对咱仨来说是啥 是机会 懂不懂 咱把这馒头吃了 咱就可能进前三 咱就有可能进老A你们懂不懂 这是机会

伍六一:成才我告诉你 偷奸耍滑 不是机会

许三多:成才吃这个

成才:许三多 我要是把这馒头吃了 我也就烂个肠胃 我把你这东西吃了 我整个人都得烂了

伍六一:怎么样

许三多:成才

成才:快快

伍六一:怎么了

成才:我现在想撒尿

许三多:啊

成才:后边后边就是咱们要找的阵地 许三多咱们赢了 咱们赢了 咱们当老A了 后边就是我们要找的阵地 没错吧 山包 水泡 松树林 松树林里有三个位子 老A的位子 我们仨的位子 走 东北两点方向 三十五人五个老AMD狙击手有把九五狙 一会抢过来用用 三个 不对 四个机枪点哨 两部热成像观察仪 没发现机动车 不对 不 对不对 没有指挥所 伍班副 你过来看看

许三多:怎么了

成才:他们阵地选的太鬼了 中间是片洼地 根本看不到指挥所 三十五个人 已经是一个加强排了 绝不可能只是表面这点重火力啊 有问题

伍六一:只能潜入

成才: 潜什么入啊 除非挖地道 我们又不是老鼠 你自个看 怎么样

伍六一:没处下嘴 正面进攻都得动用连以上的部队给

成才:这帮死老A 怎么样

许三多:咱们从海泡里游过去

伍六一:你知道这个季节海泡子的气温是多少吗

许三多:正午是九度左右

伍六一:现在不是正午 都饿了俩天了 体温严重流失

成才:不行 会死在水里边的

许三多:我去试试

伍六一:你一个人去不行 我跟你去 成才你掩护我们

成才:我水性也不差 要去一起

伍六一: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你那把枪的优势 拉开距离才好使 万一有个闪失 我们需要那把枪

许三多:要快 咱们一定要快 要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一起吃

成才:你们俩吃吧 你们俩需要热量

伍六一:这几天我吃了你的三倍

伍六一:挺不住说话

许三多:挺得住

伍六一:别咬牙 越咬越抖

许三多:我没咬牙

伍六一:想事 想事 许三多 想事 别放松

许三多:想什么

伍六一:想想 着火了

许三多:好热 好烫啊 挺舒服的 应该让成才过来试试

伍六一:对对 说下去 别停

许三多:我想笑 又想哭

伍六一:以后 以后一起吧

许三多:一起 一起去看班长吧

伍六一:不准睡

许三多:吹熄灯号了吧

伍六一:许三多

吹起床号了 全连集合了

许三多:连队 连队没了

伍六一:全连 都等你了 班长 班长又挨训了 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走啊

伍六一:正中一个半埋入式指挥所 一名中尉 两名少尉 两架无线电台 两名通信员 指挥所左边两个机枪掩体 右边两个机枪掩体

伍六一:谁的 谁的烟

蓝军兵:我的

许三多:幸亏没开枪

伍六一:是没开枪 这烟一里以外都看得见

蓝军兵:对喽

伍六一:走吧

蓝军兵:俩位好走

许三多:再见

蓝军兵:再见

许三多:啊啊啊 我的眼睛 我眼睛看不见了

伍六一:怎么了死老A快走拽住我的包 跟着我走 走走 下去

许三多:我眼睛看不清

伍六一:跳下去 跳下去

许三多:伍班副伍班副你怎么了

伍六一:走

蓝军:注意 十点方向有狙击手

成才:跑 往这边跑 跑

许三多:你脚到底怎么了

伍六一:崴了一下 你哭啥呀

许三多:刚才给晃的

伍六一:走

成才:地图有了吗有了

许三多:有了

成才:快走

伍六一:走

成才:伍六一 你脚怎么了

伍六一:没事崴了一下 快快走

成才:那边打的现在都是咱们的竞争对手 快走快快快

许三多:走啊 快 你的脚不只崴了吧

伍六一:你别管我 快走

成才:来 我扶你一起走 走

伍六一:我没事 全军越野赛我都是冠军

成才:我就知道你行 走 我们赢了许三多

许三多:赢了

成才:仨老乡 仨老A 仨老铁

伍六一:我们赢了 赢了

成才:快快

许三多:你的腿到底怎么了

伍六一:我没事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8:28 | #2楼回目录

第二十一集

拓永刚:我请求退出

袁朗:可以啊 你们每个人都有放弃的权利

拓永刚:不是弃权 是退出 是抗议 谁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在这样的可视条件下 用这样的枪械来射击 我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弃权 也无法放弃从来没有得到的权利 你让我们做这些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无非是想显示你的优越感变态的优越感

袁朗:我给你俩个选择 第一 入列归队 第二 我找个人 如果他能做到 你认为不要能做到的事情 你立刻滚 蛋

许三多:成才

拓永刚:我找你 我就是找你

许三多:成才成才

袁朗:我再给你最后的机会 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拓永刚:不收回 就是找你 如果你能用我手中的这支枪射击 在一分钟打出你们所谓的合格成绩 我弃权 否则 我退出 并县我会向总部声明 是因为对歪风邪气的不齿 不过 那不叫弃权

许三多:成才 成才

袁朗:分解你的枪械 齐桓

齐桓:到

袁朗:换弹夹

齐桓:是完毕

袁朗:现在的可视条件比刚才稍好 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老A的坑主:报告队长 二十五发全部命中 完毕

拓永刚:我要求看靶纸

袁朗:给他

拓永刚:我弃权

许三多:你怎么就不拉住他呢

成才:我拉的住他吗

许三多:怎么就拉不住 你离他那么近

成才:许三多 你这个人啊 最大的毛病就是什么事都死较真

许三多:是较真 但是我有道理

成才:你有什么道理啊

许三多:反正就是有道理

成才:我烦他行了吧 二十七号 永远一副高高在上 不可一世的样子 有什么了不起 啊 跟他说句话都像施舍 那种人你会喜欢 没错 他祖宗比我祖宗有出息 那又怎么了 有能耐 咱们这辈子见

许三多:我觉得他人还行

成才:你觉得谁不行啊 你说你许三多 从小到大 你讨厌过谁 烦过谁 我有时候觉你一点 眼光跟远见都没有 难成大器 好赖不分

许三多:我怎么就不分啊 你说明白

成才:许哥 许大哥 许爷爷 我错了行不行 没错 你许三多是个好青年 你风格高 可我成才也不是什么 阴险卑鄙的小人 对不对 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现在准备去安慰安慰他 我为什么没拦住他 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那种个性 根本坚持不到最后 对不对

拓永刚:反正本来我也不想再呆了 不过 认识你们几个还是很高兴的

吴哲:是啊

许三多:我们都一样

拓永刚:特别是你们俩 四十一 四十二 以后这两个数字 就对我有特殊的意思了

成才:谢了 二十七

拓永刚:我真想送你们点儿东西留个纪念 可是那帮家伙已经让我身无长物了

吴哲:我也是 平常心吧

拓永刚:该走了 别等着屠夫上

来 给脸子看 我说哥几个 你们一定要顶住 一定不能放弃 我弃权 错了 真后悔了这儿的人又黑又横 可是手里真有东西 他一拿枪我就知道我错了 人家怎么活法关咱们什么事儿 给你添点堵你就不干了 我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宠坏了吗别送 我第一个被开除了 不光彩 我不希望你们跟着我一块丢人

成才:二十七 放心 我们会挺到最后

拓永刚:哥几个 千万别输了

许三多内心读白

二十七号是我相处时间最短的战友 他走了后 日子似乎好过了些 其实老A对我们还是一个样 只是教官那一次射击 已经让很多人放弃了反抗的打算 大家表面上顺服了他 可心里想的是另外几个字 不能输

铁路:袁朗 他非走不可吗

袁朗:必须 走

铁路:这上边的人 都是咱们费尽了心机才弄来的 尤其走的这个 还是我亲自挖过来的 就那么看不上

袁朗:不是看不上 是他的自控能力已经超越了他自己

铁路:你就不怕他控告你

袁朗:不可能 受点委屈就控告 控告我什么呀 我不相信这四十二个人里面 就有那么没出息的家伙

铁路:这批兵里 你准备留多少

袁朗:考核还没结束呢 也许一个都不留

齐桓:报靶

老A坑主:报告 六号靶位命中十八发 不及格 其余合格 完毕

齐桓:明白六号

六号:到

齐桓:你的分扣完 退出

许三多内心读白

每天都有人掉队 现在掉队就意味着 你以后见着他的机率很小了

许三多:过得还行吗

成才:没啥行不行的 跟新兵连一个样

许三多:新兵连不是这样

成才:我知道 你想说 尊重 友谊啥的 说这些 那跟新兵连是不一样

许三多:A大队不应该这样

成才:机会我现在就在等一个机会 我特别想知道下个星期的任务是什么 有没有 能让我一展身手的时候 就像你在七连 三百三十三个腹部绕杠 机会啊 也许只要一次就够了

许三多:这是不一样的

成才:没啥不一样的 因为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许三多:不是

成才:最近 我觉得可能那个屠夫说的对 咱们以前 被人照顾的有点狠

许三多:那不叫照顾

齐桓:四十一 检下球

成才:到 哎

齐桓:你拿那个桨 把水声弄那么大干什么呢 等着挨枪子呢 你瞧你那胳膊 木头杆啊 用点力 使劲往那边划 属王八的

快点 三十九 快三十九 快快 快啊

袁朗:我能干什么啊 收拾一帮南瓜呗 要不要过来一起收拾啊 吃什么饭啊 不吃了 哪有时间吃饭啊 谁还有谁啊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我好紧张 我还剩十五分 成才不需要他还有四十五分 是全队被扣分最少的人

稍息 立正

袁朗:稍息 三个月的训练 或者说 审

核期已经过去了 从今天起 你们和他没有区别 还没反应过来啊 我们是未来战争中站在最前排的以寡击众 没有前方 没有后方 那是逆境中的逆镜 可是天下太平的环境给了我们什么 国家是后盾 人民是源泉 班长哄着 连长罩着 物资有人供给着 你们有谁面临过真正的逆境 孤立无援 无依无靠 举个手都想来A大队吧

成才:想

袁朗:从来这起 你们就要靠自己 没有安慰 没有寄托 甚至没有理想 没有希望 从这里边走出来的人是我要的人

老兵

成才:是

注意军容

成才

:是

许三多

成才:向左转 齐步走哎许三多

许三多:嗯

成才:你发没发现 他们现在不看咱俩了

许三多:看什么

成才:呆劲又上来了 你忘了 咱俩刚来老A的时候 他们都拿咱们当怪物看看咱俩 现在他们不看咱俩了 证明咱们跟他们终于一样了 哎 那小子敢看咱俩

齐桓:快点 快点 干什么呢 磨磨叽叽的 干什么呢 怎么又是你 在屋里种地呢

吴哲:报告 应该提前通知

齐桓:你算老几呀别忘了你的身份 南瓜 南瓜 南瓜一堆臭南瓜 下次再这样 我就把这些东西 扔进厕所去

吴哲:是

齐桓:向右转 左后转弯 齐步走横什么 欠收拾啊 要是欠收拾你就横 毛病 听我口令 向后转原地踏步走 进屋 把门关上干什么呢你 啊 立定 你的铺 赶快收拾

许三多:是

齐桓:怎么着 我还得给你请个保姆啊 伺候你啊 快点收拾

许三多:是

齐桓:脱鞋

许三多:是

齐桓:你那个嘴 除了是和嗯 就不会发出别的声了

许三多:是

齐桓:讲个笑话

许三多:从前有一个人头痛 去医院里看大夫 大夫问他 哪儿疼 他说头疼 后来那个大夫拿个改锥又过来了

齐桓:行行行 行了 我以为我死了你给我念悼词呢 你们那几个谁会讲 换过来一个

许三多:报告 吴哲

齐桓:谁

许三多:吴哲最能说

齐桓:就是那个娘们儿叽叽的 我就是看不惯他 找茬我干死他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俩一拨的

许三多:报告我们不会拉帮结伙

齐桓:你还算老实 服帖点儿 能在这儿多呆几天 主要是在我跟前机灵点 别木木呆呆的

许三多:是 报告 明天干什么

齐桓: 拯救地球 你干的来吗 废话 训练

许三多:是

许三多内心读白

折磨我们的教官消失了 折磨我们的人并没有消失 记分册没有了 只剩下机械 单调 冰冷和重复 我们甚至怀念教官 他在时还有挑战和愤怒 不会在适应中一点点放弃 我和成才 吴哲 甚至都没有交流的时候 我们分了三个寝室

齐桓:死不喘气的 哎 跟你说话呢 透露点内幕想知道吗

许三多:什么内幕

齐桓:下个星期任务 闲来没事 给你透个风

许三多:关于什么任务

齐桓:削你们 你真以为削你们这帮南瓜啊 我倒想 是对抗 削你们这帮二流的南瓜部队

许三多:部队只是职能不同 没什么几流几流的

齐桓:明天我弄张纸条写上真理两个字 钉在你嘴上 打废你们 打残你们 老A才是老大 知道吗 什么叫老A ABCDEFG A才是老大

许三多:那跟钢七连不是打成平手 那A是不是要分大A小A

齐桓:我发现你这个嘴有的时候挺麻利的嘛 削你们越狠 我们经费越足 这就是现实 知道吗 想什么呢 想得眉头皱得跟铁疙瘩似的

许三多:没想什么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我想到七连惨败之前 老A们也这样对话 如果让我刻骨铭心的一切 仅仅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想揍他 为了七连

吴哲:核生化防护服

齐桓:闭嘴一级准备

许三多内心读白

对我这个前装甲团的步兵来说二级战备足以让全团枕戈待旦 一级战备则是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战争 和谁的战争 NBC不是电台 和球赛也没有关系 NBC是核武器 生物武器化学武器 大规模毁灭性杀伤武器

齐桓:起立 坐下

铁路:你们中队长 公事外出 今天由我代替指挥 播放

女记者:观众朋友 今天下午三点钟的时候 一群有组织的反社会份子 劫持了我市东郊第二化工原料加工厂 他们声称已经在厂房各处安排了 大量的炸药 警方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赶到 现在正在和歹徒进行交涉 我们从警方那里了解到 他们手里现在持有大量的武器 这里是跟踪报道 被歹徒劫持的化工厂 五年前转型成为 重要的化工原料集散基地 那么歹徒选择这里一定是 有着周密的计划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紧急出发的部队 是防化部队和装甲部队 刚刚发生了爆炸 现在是下午六点四十分左右 之前的谈判已经结束 歹徒声称会有所行动 那么是 我们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行动 要炸塌这样一座建筑 是需要大量的炸药

不要拍了 不要拍了 这里危险 请离开这里

铁路:因为考虑到此事公布 将会引发的社会反应 你们刚才看到的新闻 在播出之前 就被取消了 我说的情况是媒体所不知道的 歹徒劫持的工厂 存放有大量的磷 硝 钾 等易燃易爆化学物品 一共有一万零四百五十七吨 刚才的爆炸声只是示威 问题的严重我想你们已经很清楚了 即使歹徒没有炸药 仅凭燃烧释放那些剧毒气体 就足已经能够让这个城市成为一座死城 如果那些毒 气 随季风的飘散 后果将不堪设想 更为棘手的是 歹徒到现在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 市民正在进行紧张的疏散当中 周边的部队也已出动 我们基地派出的分队 已经到达现场 希望你们能够解决这个危机 你们中队的防化装备已

经送到 随时准备行动 现在我命令 全体在此待命 包括睡觉和吃饭

许三多内心读白

整个晚上我都在想接触过的武器 穿 甲弹 燃烧弹 钢尖弹 碎甲弹 平头弹 穿甲燃烧弹 我在想 它们打在我的身上会是怎样

成才:你们不去试试

许三多:防弹吗

成才:好像不防

吴哲:三多在现场我们最好的防御 是自己的反应

成才:对 他说的没错 在一个充满化学物品 充满炸药 还枪弹横飞的地方 全靠自己的反应 许三多记住 到了现场 只有打的中的目标和打不中的目标 没有好的目标和坏的目标

吴哲:三多你太善良了 会让你失去防御能力的

齐桓:吵吵什么呢睡觉

成才:没事 别怕

许三多:你不怕吗

成才:你看我像怕的样子吗

齐桓:起床 换装 快点出发 快点快点快点 快快 快快点快点

许三多内心读白

也许危机已经解决 也许更理想一些 什么都没发生 没人受到伤害 只是做了个梦

齐桓:你这么早把它带上干什么呀

C2:和他一组真倒霉

齐桓:检查通话情况 我会在耳机里 汇报最新的情况 听不清楚就回话 昨晚发生正面接火 歹徒将两处炸点引爆 造成有害气体泄露幸亏没大规模扩散 现歹徒挟人质 退守到主要仓库 也就是最后一处炸点 我们是C组 你们是G组 代号为1 2 3 4要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拆除 注意 是不惜代价 完毕

C2:C2良好

C3:C2良好

C2:C4你没晕车记录啊

齐桓:是吓的537点汇合 C4

含氰钾化合物 浓度致命 下

C1这是拿命玩儿

士兵突击台词第3集2016-12-09 01:36:45 | #3楼回目录

第三集

成才:许三多 咋样

许三多:咱排长说养咱是为国防

无名兵:许三多大声点大声点

许三多:咱排长说养咱是为国防 养兵来养猪 不合算

成才:有道理 哎 那这孬兵要养猪这传闻谁传的

无名兵:哎成班副 这孬兵养猪的事不悄愦穆?/p>

成才:去去 我现在是干部 我哪能传那传闻呢 哎可是挺奇怪的那平时咱哪儿吃那么多猪肉的 这 这比老家吃的还多 那这猪哪来的

许三多:咱排长说那是 那是从那个市场上拉回来的

无名兵:许三多许三多 还有什么事啊 还有什么

许三多:咱排长还说保证我肯定能摸着枪

无名兵:真的

许三多:啊

无名兵:太好了

成才:他说啥了

许三多:咱排长说保证我肯定能摸着枪

成才:保证你能摸着枪

许三多:啊

成才:你这土骡子都摸着枪了 俺这天马也肯定能摸着枪了

许三多:肯定能

成才:来努力睡 早点睡好了三呆子睡觉了 暂时不用为你操心了

众兵: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老三:你听我给你说行不行 你先拿上 你先拿上你听我跟你说

高城:你听着 中华烟不是这么派的啊 老三 你没那么大家底啊

老三:我发现你现在和我特别见外是不是

高城:我跟你见外 给你给你这样 改天你要塞给我一条 我肯定收着 今天不行绝对不行

老三:你就倔吧你就你就倔

高城:走啦

老三:等你求着我的

高城:行行行 三排长

史今:到

高城:过来

史今:是

高城:刚才看没看见三连 红三连上我这来走后门来了 说啥也要塞给我一盒那个中华要兵 当然要好兵 你说这烟谁抽的起啊 啊 咱们辛苦仨月图啥啊 不就图知根知底弄班尖子毙的他们满地找牙么 不是我到现在我不明白 你说红三连怎么想的呢

史今:反正我觉得吧

高城:哎 你这个意见提的挺好

史今:我没

高城:来来来上我屋细谈来 来 哎呀干啥沉思呢研究怎么样了

伍六一:连长这成才

高城:嗯

伍六一:这成才

高城:行行等等

伍六一:在新兵连表现最好

高城:嗯

伍六一:可我总觉得这个人假

高城:看哪个

伍六一:就这个就这个

高城:哦 我知道他了 那个那个 他说话有口音的那个啊

伍六一:对对对

史今:什么叫

伍六一:我不是我这么跟你说吧 我只要一看着他

高城:嗯

伍六一:我就知道这人他他就知道我在看他 就是 精头精脑的你知道了吧 是表现好 但是 表现好 我就觉得他是做给咱们看的

高城:那小子对谁都客气啊

史今:嗯

高城:凡事争抢好斗的很 你们说咱们七连最怕什么

伍六一:最怕人不争嘛

高城:对喽 我就怕他到七连之后跟你这伍班副开争啊

伍六一:要肯定要

史今:你们俩开始内定啦

高城:给我看看 来

伍六一:连长

高城:嗯

伍六一:你说说我

高城:不说不说不说

伍六一:哎不是你那烟 你看 换一根 换一根 来连长

高城:不抽

伍六一:连长

高城:我不抽这烟

伍六一:那你你说说我呗

高城:你 宁折不弯 我喜欢 这个谁刚来部队吧都是别样的世界一无所有 所以这个每个人这个自尊心都变的很强啦 可是你太强 你凡事都要求成功 这搞不好就是要失败呀 有点想不明白了吧 慢慢想 这是我爸送给我的临别赠言 我想不明白也做不来送给你了啊

干啥睡着了这是

伍六一:你再说说说说

高城:他啊 我怕他

伍六一:啊

高城: 我怕对不起他 他是看多想多做多 可啥事也不说呀现在这部队年年精简裁军 我就怕对他不住 所以不管用尽什么样的小花招 我也要把我们的史今史班长给留住了

史今:说我呢

高城:没说你 怎么样看完之后有什么意见啊

史今:没意见 都是好兵坯子

高城:嗯

史今:反正 我觉着是

高城:你别吞吞吐吐 你说 你说 你说我办

史今:有一个兵我还是想要

高城:谁啊 你家亲戚啊

史今:啥玩意

高城:不是 要是你家亲戚我真要

史今:没 没有

高城:但是有一点啊 必须得各项考核达标

史今:那 那个

高城:你演哑剧呢 你这跟我

史今:许三多

高城:门都没有 你怎么想的你在那 不管什么样的兵我会去发现他身上的长处 但这个兵我没发现任何长处

史今:你不能这么说 这样连长要不然把他分到我们班我保证能把他带好 因为他是新兵连训的最认真 也最刻苦的一个

伍六一:我坚决反对那成绩最差的也是他呀

高城:我告诉你啊 我不喜欢举手投降的兵 你对他不好他不在乎你要对他好了他成天粘着你 我不喜欢这种没有自尊的人

史今:但这 你

高城: 我知道我知道啊 我不该以自己的喜好为大 可你知道我在乎的是什么

史今:我不知道

高城:你说什么呢 啊 什么你不知道 连部以什么评定一个班长的业绩甚至包括他的去留啊 史今同志

史今:全班战士的一切

高城:你大点声

史今:全班战士的一切

高城:你知道啊 这是我最大的顾忌 还在那 还要他你要个屁吧你要 听我的啊 删掉

伍六一:班长他会拖死你

许三多旁白:爸爸大哥 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信的二哥 你们好 我挺好 睡得好 吃得好 练得也好 我觉得不好 可排长说挺好 成才比我进步快 他已

经是我的副班长了 明天分兵 成才说我准能分到一个很好的连队我说什么是很好的连队 成才说排长不是保证了么 你准能摸着枪

高城:郝益飞

郝益飞:到

高城:二号车 贾宏林

贾宏林:到

高城:一号车 韩冰

韩冰:到

高城:五号车 李彦

李彦:到

高城:一号车 王丹

王丹:到

高城:五号车 刘翰轩

刘翰轩:到

高城:一号车 于猛

于猛:到

高城:五号车

彦宇:班副

成才:啊

彦宇:干嘛弄两种车嘛

成才:这还用问 好的 上豪华大巴 孬 的上大卡车了

高城:彦宇

彦宇:到

高城:五号车

彦宇:是

高城:许三多

许三多:到

高城:五号车

许三多:是

高城:郭振

郭振:是

高城:一号车 抢什么抢 你注意点纪律不行吗

许三多:是

高城:王小鹏

王小鹏:到

高城:三号车

王小鹏:是

高城:郑齐

郑 齐:是

高 城:一号车

郑齐:是

高城:卢浩

卢浩:到

高城:三号车

卢浩:是

伍六一:注意以我为基准 靠拢 向前对正 报告连长 新兵集合完毕 请指示

高城:赶紧出发出发出发

伍六一:是提包 齐步走

许三多:成才成才

伍六一: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众兵:再见了

何宏涛:大家别说小话了啊从今天开始大家都是老兵了 更不能没人看就放松自己咱们走前门 绕个圈 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 咱们服役的这个师的情况 咱们师是T装甲师 全军挂了号的装甲部队 咱们团是T师的主力装甲部兵团 大家往正前方看 那个就是当年我师的主战坦克 怎么样 威不威风啊

众兵:威风

何宏涛:哎对了大家往这面看 这就是我师的炮兵团 自动化的计算机化的野战火炮来看这边啊 这是我师的装甲侦察营大家看看那栋大楼就是我师的师部 这边 这是我们新型研制开发的一个自动化训练中心 这是我们直升机大队啊 配备了各种型号的先进的直升机 主要是负责这个对地的火力支援 反坦克和突击的运输任务

某兵:咱们坐飞机到连队有多快呀

何宏涛:这个呢 今天没安排 主要是调度问题 以后有机会大家一定能坐上直升机

无名兵:一二一一二一 立定

司机:到了 到了指导员

何宏涛:许三多你就在这了啊 红三连二排五班 看守驻训场走愣着干什么呀 下车

李梦:要不要

何宏涛:你们班长呢不是说好了今天有个新兵要到吗 怎么连个欢迎都没有再瞧瞧你们这个内务啊 搞成什么熊样子了嘛 你们班长呢

老魏:那个 我们班长打扑克输了 在炊事班煮面条呢

老马:来了来了来了 哎呀 指导员

你看咋这点就到了呢 我寻思你们得天黑才能到呢

何宏涛:老马呀你在红三连呆的时间比我都长 你瞧瞧 我怎么说你好啊 你再看看你们这个内务 搞成什么熊样子了嘛

老马:让我怎么说你们好 你看

何宏涛:你瞧瞧你这帮兵你再瞧瞧你 你们呀就这样啦

李梦:欢迎 欢迎新同志

老马:新同志叫啥呀

许三多:我我叫许三多

老马:许三多 热烈欢迎许三多 来到咱们红三连二排五班本来我们是要列队欢迎你的 后来没摸准点 这样 我这当班长的给你赔不是了 指导员 坐坐 没事在这随便点

李梦:指导员 喝点水 这水啊 含铜量高 也算是矿泉水了就是不知道对人身体好还是不好

老马:[干咳一声]

何宏涛:给你们传达一个消息啊下半年水管子就接到这里 为四个人接一根水管子 可别说702团心里面没你们

老马:那好啊

老魏:那要是再给我们整个俱乐部过来 那就更好了

李梦:应该把团部也整这

薛林:这地方大 空气好 宽

李梦:指导员 那个 应该是为五个 您这眼里没有新同志啊

何宏涛:李梦

李梦:到

何宏涛:带许三多去熟悉一下环境

李梦:是

何宏涛:不许胡说八道

李梦:是

何宏涛:去吧老马

老马:到

何宏涛:我要和你谈谈

老马:是

李梦:那这战备环境你都已经清楚了 啊 哎呀 从新兵连跑到咱们这用了几个小时啊

许三多:四个小时五十四分钟

李梦:哦 那这地理位置你也都已经知道了

许三多:嗯

李梦:行了 没别的了 回去吧

许三多:我我还不熟悉呢 我 我这人可笨了 学东西慢

李梦:不是笨 就是死认真 这有什么可熟悉的 几间没有人住的破房子五个哦对 你还不够格 四个千锤百炼的老兵 本班说远不远 说近不近 距团部是五个小时车程 补给车三天一趟卸下给养 信件及其他 地下是四通八达 各路自动化管道及油泵齐备我们班的主要任务 就是看守这些设备 保证野战驻训的燃油供给

许三多:这这咋 这咱看守啊

李梦:地下 深挖五米 知道啦 实话跟你说吧 我来一年半了 我也没见着全部自动化 不用咱们管 我们的任务 就像麦田里的守望者一样戳着 站着 立正 妈妈哎 可要了我亲命了 三天也没说这么多话了 有烟没有

许三多;哦有

李梦:立正干嘛 放松放松 这烟自己不抽 给老兵预备的

许三多:嗯

李梦:行 挺上道啊 这么跟你说吧 我们这儿啊是有惊无险 此地民风淳朴 一心向善 说苦不苦 说累呀 也不累 就俩字枯燥

何宏涛:老马你要好好干啊 这是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知道吗

老马:光荣个屁艰巨个六啊

何宏涛:老马我说你 你站起

起来 看着我 你说你以前多好啊 红三连最模范的班长 可是现在呢 你象你屋里的那几个兵 一年半的时间 你就从一个最优秀的班长 变成现在这个熊样子 你只用了一年半为什么

老马:人总得有个指望吧

何宏涛:怎么就没有指望了啊 你又要说 赖这个地方

老马:我赖我自己

何宏涛:坐下吧

李梦:有什么爱好啊

许三多:没没有爱好

李梦:赶紧找一个 哎呀要不然啊 这人生苦短 长夜漫漫啊 五分钟保证闲的你满眼冒星星这么跟你说吧 咱班那几个 薛林 就热爱个迷途羔羊 见着头走失的畜生 比见着大姑娘还高兴 他绝不图表扬 就图一样 跟五班以外的人说个话 哎呀那老魏 一天能给人起十几个外号还有老马 就咱们班长啊 现在是不迷下棋了开始研究上 桥牌了 哎呀

许三多:你你爱好什 什么

李梦:见外了 我叫李梦 我的爱好呢 只有到了这才能够实现它 如果不到这里 我绝对实现不了的 我写小说 平心静气踏踏实实的写小说 我要写一部两百万字关于人生的小说 这要是在繁华闹市 我一定实现不了的 可是到了这命运啊 命运

许三多:你肯定能

李梦:这事绝对不能让你以外的人知道

许三多:就是杀了我我也 不说

李梦:指导员有没有跟你说 这是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啊

许三多:嗯

李梦:再来一根啊

许三多:行了行了行了来

李梦:他明白个什么啊 他根本不知道这里面真正的意义

李梦: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 不过 我们一定能够把有限的生命用在无限的事业上

何宏涛:苦处我知道你的好连里也记得 我们正在给你力争一个三等功 说白了 能在这个地方呆下去 就应该无条件一个三等功 这到了地方上也好找工作 我们不能让你这么干耗着

老马:指导员 我没说我想走

何宏涛:那你想干什么一世英名 晚节不保 你没带好他们几个 倒是让他们几个给你带坏了 你不趁现在光荣退伍 你还想干什么你

老马:这方圆十几公里就我们几个 要想在这呆下去那就得明白 多数人是好 少数人是坏的

何宏涛:你行了都别跟着了 回去吧 啊 许三多 你们好自为之吧啊

老马: 敬礼 不爱说话 指导员说你一棍子都打不出个响来没关系 新兵吗 我当新兵的时候也这样 不爱说也不敢说

许三多:我不是不敢说话我是不太会说话

老马:那你境界比我强多了 许三多 你把这比作一个小岛你感觉这岛上怎么样

许三多:这是我觉得特别好

老马:真的

许三多:真的班长 咱这发枪吗

老马:枪

许三多:啊

老马:发 荷枪不实弹

许三多:只要能发枪就行来这的路上 指导员说 这里

的任务又光荣又艰巨 刚才那个老兵带我去熟悉那环境 他说的比指导员说得还好听呢

老马:李梦 他还说什么了

许三多:就说光荣是因为平淡艰巨是因为漫长

老马:他没跟你说他准备写一个两百万字的小说还有他的人生什么的么

许三多:他他不让我跟别人说

老马:不让说 连咱们这的耗子都知道 天天写了撕撕了写 折腾了快一年了才写了二百字的序 哦对了 许三多 你是新来的 我对你只有一个小要求 就是要团结 天天就这么几张脸 不团结可不行 啊

许三多:嗯

老马:还有个建议 给自己找个想头 要不然啊 在这你会闷出病来的

许三多:想头

老马:嗯

许三多:啥是想头啊

老马:想头 想头就是想办法让自己不用 数着分分秒秒挨时间的那么一个东西慢慢体会啊

许三多:班长那你的想头是啥呀

老马:我的想头啊 就是带好你们这些兵 奉献这两个字啊我不爱说 有的时候也就是这意思 啊 走吧 进去

老魏:咋的 托尔斯泰下班了 哎阎锡山沈万山 来支局子 来来来

薛林:哎呀早就等你这句话啦 来来来

李梦:影响我创作

薛林:哎 老魏 我啥时候又改成阎锡山啦

老魏:不对 你呀是沈万山 他才是阎锡山呢 我呀打算给咱五班整出三座大山来这刚想出俩来

李梦:胡汉三

薛林:什么文化呀 打认识李梦从此以后啊 我就不在佩服什么作家了敢情是连山和三都分不清楚

李梦:哎 我是地主啊 哎哎 推牌 推牌

老魏:他的

老马:跟大家说个正经事啊

老魏:我们这都听着呢 伟大的伏龙芝同志 你说吧

老马:今天指导员对咱班的状况再次发表了看法

薛林:套四

老马:我寻思咱们这班也得正正风气了啊 不说查内务咱也得自己看着舒服对吧 怎么说都穿这身军装呢

李梦:哎呀 他要是一天一查 我一天叠它三次 可是他这十天他也不来一趟啊

老马:哦 这内务是让人查的啊

薛林:我认为班长说的非常正确 这内务啊 主要是给自个舒服的所以我们哥几个整得还不赖

老马:全体起立 把牌扔了 扔了 你看看你们几个啊还像个当兵的样吗 今天谁也别打牌了 按作息时间 看电视

薛林: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 今天晚上又是经典影片大浪淘沙哎哥几个 今天晚上的沙子比昨天晚上的白

李梦:哎班长 这事不对啊 这中央广播电台怎么上电视了这事侵权啊

老马:别费话听着

老魏:哎呀班长啊 说句心里话呀 我十分的羡慕他们哪真的

老马:看人老魏多好 你们也可以说说想法嘛

薛林:我也羡慕他们 因为他们距咱们这是千里之遥虽看不到他们伟岸的身影 但是

光听着声音 就足以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 咱们这个地方啊 距团部也就是三四个小时的路程 敢说苦想想红军两万五 敢说累 洗洗回屋上床睡

李梦:班长 我也十分想抢救那落水儿童 可是咱这得有两个必要条件水儿音 没有啊 可是昨天我还真听着有人呼叫我就跑过去这么一看 你们猜怎么着 这么大一耗子掉咱水缸里了 吱吱在那叫

老魏:这么大个耗子 啊

李梦:啊

老魏:你就扯犊子呢

老马:干什么呀你们 发牢骚是吧 我还不给你们这机会呢我憋死你们

老魏:听电视 听电视

李梦:哎哎

老马:解散

薛林:接着打牌

老魏:哎哎 牌都在兜里揣着呢么

薛林:嗯

老马:哎哎 你们能不能别玩斗地主啊 陪我玩会乔牌

薛林:不玩 那是你们有身份的人玩的 哥几个就喜欢拉杆子斗地主

老魏:该谁的

李梦:该谁出 哎班长 要是心情好的话 给新兵同志训训话啊 哎许三多同志

许三多:到

李梦:来 来过来 你可要听班长有话啊 班长可是好人哪 去吧

许三多:是

老马:会打桥牌吗

许三多:班长你要给我说啥

老马:说啥呀 有啥可说的 你小子算赶上了 像咱们这样的班啊数一数二 全国都没有几个 确切的说 全国只有这么一个 饿了吧 还没吃饭呢吧

许三多:没有

老马:对不起 对不起你看我给忘了 我真羡慕你现在还有事干 我们都吃过了 走我陪你去。

薛林:干啥呀你

老马:李梦 又发什么呆呢

李梦:我没发呆 你们以为我在发呆有时候 我那是在思考 我在思考 这人的惯性和惰性 到底能延续多长时间这许三多这新兵蛋子的内务 到底能保持到什么时候

老马:人家那是惯性 惰性啊 你看看你那床上是什么吧抽什么烟呢 给我来一根 玉溪

李梦:啊

老马:哪弄的

李梦:买的呀

老马:买的?

李梦:啊

老马:最近的烟铺离这十好几公里 你上哪买的 拿许三多的是不是

李梦:没有绝对没有

老马:是不是 给我拿出来 拿出来 你拿人家新兵东西干嘛呀你

李梦:哼哟 许三多

许三多:到

李梦:出恭去啦

许三多:出早操去了

老马:许三多

许三多:到

老马:李梦烟忘还你了 拿着

许三多:我不抽烟李梦抽

李梦:哎 许三多

许三多:到

李梦:干啥呢

许三多:报告我在整理内务

李梦:我被子你别动啊

许三多:班长说内务上要互相帮助

李梦:班长

老马:啊

李梦:你说的

许三多:是新兵连新兵连的伍班长说的

李梦:好好 行行 不劳您大驾啊 我自己来 我自己来啊

许三多:没事我

梦:哎 行行你跑了一早了 挺累的啊 赶紧的 吃俩馒头补补去啊

许三多:我不饿我不饿

李梦:立正 后退一步走 后退一步走

老魏:哎呀 愁死我了 这日子呀没法过了 你说都一个礼拜了三多这孩子咋还这样呢

薛林:小声点 人也是好心 知道么

李梦:没有关系的你不说名字 他死也不知道是在说他

老魏:拖拉机

薛林:哎哟 哎呀 这 我都没心情玩了

老魏:还玩 我这两瓣屁股都不知道该放哪儿好了

李梦:班长 说说他吧

薛林:说说他

老马:说谁呀 人家是对的 没说你们就不错了

薛林:那 我们就只好天天坐马扎了

老马:坐床躺床本来就是不对的 不过现在好象也没什么不可以坐的啊 只要你狠狠心 咬咬牙一闭眼 屁股往下这么一沉

薛林:这 这有啥不能坐的 我就去坐

老马:只要你对得起这身军装

回复帖子
标题:
内容: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