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台词

士兵突击台词 | 楼主 | 2016-12-09 01:39:29 共有3个回复
  1. 1士兵突击台词
  2. 2士兵突击台词
  3. 3士兵突击台词

摘要:伍六一三个人走走我们三个人冲冲,伍六一没到没到最后没到没到最后,许三多你这个人总是让自己占足了理,伍六一就是跑多了点路又远了点那不就断了吗,伍六一那是不是所有要走的兵最后的结果都这么好啊。以下是小编整理的3篇最新士兵突击台词范文,欢迎参阅!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6:47 | #1楼回目录

第十九集

伍六一:我这小阴沟

许三多:都成这样了 你还说没事 我背你

伍六一:不用不用哪样了它也是条腿

成才:来人了来人了 快 快我们一定得赢 我们三个老乡 三个老A 三个老铁 我们得赢 许三多:你要坚持 坚持

成才:坚持 快

伍六一:放开我 这样跑不过 我求你们了

成才:走 你不能放弃车 车 快啊 伍六一 伍六一 车就在前面 三个人 三个人 三个人 三个 他们也不行了

许三多:三个老乡

成才:车就在前面 三个人 三个老A 快

伍六一:三个人 走 走 我们三个人 冲冲

成才:三个人

伍六一:冲只剩两个名额了 你们把我托到了也没用 三个只要三个 快跑 快跑

被班长形容为悲壮的一个片段

伍六一:许三多 他们超过你了 你干什么 你还想回那个空屋子里面守着吗 我们热闹 你就看着 别管我了 自己走 成才 成才已经到了 就剩一个名额 你还拖着 我干什么 你傻了

许三多:我要坚持 要坚持

伍六一:许三多 你是想把我拖到最后 你自己再装蛋趴窝是不是 是不是 你不是笨 你是 你是蠢 我用得着你施舍吗 啊 我求你 你把我放下来 你放我下来 我求求你 放我下来 你把我放下来 你放我下来 我求求你放我下来啊 到嘴的馒头咱都不吃 咱现在为什么干这种事

许三多:不一样 它不一样

伍六一:一样 一样

许三多:我们跑了这么远 到了最后这一下 我帮你又算什么

伍六一:没到 没到最后 没到 没到最后

许三多:是 没到最后

伍六一:有句话你说的对

我们不是朋友

还又是什么呢

许三多:是

伍六一:跑不动了 弃权了 我弃权 我弃权 跑啊 你看着我干什么 跑啊 你看我被你逼成什么样你怎么不跑 你跑跑 跑跑

成才:说话 到底怎么着 等了你十分钟了 问你话呢

许三多:我不去

成才:你为什么不去啊你不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他吗

许三多:我不跟你一起去

成才:许三多你讲点道理行不行啊 我知道你现在恨我 你觉得我不应该甩下你们我先跑了 别干了 别干了 你听我讲 当时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们三个人对不对 可就剩俩个名额了 那是个人他都会这么干的啊 你让我怎么办 再说了你想想 六一的腿当时已经是好样了 就算他到了终点他不一样被淘汰吗 啊 你干嘛 疯了 三多你也先别发火 你好好回忆一下 如果当时还有三个名额 我会就那么跑吗 我跟你说我背我也把他背到终点去 对不对 我成才是那样的人吗 你想一想 我是吗 啊 我跟你说许三多 现在六一在我心里边 印象非常好不会比你差 所以他现在腿变成这样我告诉你 我也特别难过 真的 我

特别难过

许三多:你内疚 你是感觉内疚吗

成才:不是 我内疚什么呀 行行行 你就当我是内疚行了吧 我莫名其妙的内疚 我我 毫无缘由的内疚 行了吧 但是我内疚 你高兴 你高兴就好行吧

许三多:你这个人 总是让自己占足了理

成才:得得得 我跟你说现在不是讨论我是个什么人的时候 你到底怎么着 去不去 你上哪去啊 你到底去不去啊 许三多 你不能要求别人都跟你一样吧

成才:算帐

许三多:买这么多东西 用的着吗

成才:哦 牦牛

售货员:壮骨粉

成才:四盒

售货员:好

许三多:他那是韧带拉断 不是骨骼拉断

成才:许三多 我和你说啊 这些东西啊 我不是买给别人的 我是买给我自己的懂不懂 我图个舒坦 多少钱

售货员:一千四百二

成才:好一千四 多少

售货员: 一千四百二

成才:哦 哎哎

许三多:干什么

成才:六块钱

许三多:你看你要这么多东西 根本都没有这个必要你知道吗

成才:借我六块钱

许三多:六块 我没有零的 反正只有一张五十的

成才:拿来 我还你 快点 我双手还你

售货员:找您钱

成才:拿东西谢谢啊

成才:你好 七零二团伍六一

接待员:三楼 十四号

一连长:我告诉你 我今儿不是来探病的 是来骂人的 韧带拉断 你说这一个人 怎么就能把一条韧带给跑断了

伍六一:就是跑多了点 路又远了点 那不就断了吗

一连长:你还笑得出来 啥意思 你笑啥意思 啊 你当这条路长我身上的

伍六一:连长 我也没啥意思 你瞪眼在这发脾气 我哭这好看吗 这让人家看见 像啥呀

一连长:好好好 现在怎么办 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你有见过哪个连队有一条腿的兵吗 一条腿的步兵 见过吗

伍六一:行了连长 我该休息了 我求求你让我休息吧 好不好

一连长:行了 商量一下 往后的事情吧 这次是个例外 团部决定 给你特殊照顾

伍六一:师侦察营的高副营长 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一连长:何止跟我 他能用上的关系 一切都用上了 一连司务长 表个态吧

伍六一:我干不好吧

一连长:少TMD扯蛋 有你干不好的事吗

伍六一:那是不是所有要走的兵 最后的结果都这么好啊

伍六一:进来吧 两个臭小子 杵在外面弄啥了 这是弄啥呢 打算回家开店啊 快放下 放下放下 哎过了吗啊

成才:过了 我二 他三

伍六一:哎呀

许三多:通知下了 下周走

伍六一:下周啊 哎下周巧啊 下周咱来新人 你们又去新的地方当新兵去 哎呀 我想起来你们那地方就有意思 我都快躺不住了我

许三多:我倒没这么想 我现在不想去了

伍六一:来来来 你过来

过来 成才你帮我K他 使劲 我跟你说以后他再犯傻再K他 他结实 使劲打

成才:你好好养腿 腿好了自己踹

伍六一:人家成才就比你强 人家从来就不是个犹犹豫豫的人弄啥 让我回家开店

许三多:这东西都是成才他买的

伍六一:那我谢谢成才哎呀 没想到 这趟跑的真值 我这俩老乡 中

成才:伍班长

许三多:班长 你的腿现在怎么样

伍六一:钉了根钢筋进去 拿那个钢筋当韧带使 许三多 你现在要跟我玩格斗 你可得小心我这条腿了 一脚就够你躺一天的我跟你说

许三多:可不是吗

伍六一:行了 你们可以走了 我也该休息了 这医院跟军营差不多 走吧 走吧走吧 快点快点快点 你站住 啥东西

许三多:钱

伍六一:多少啊

许三多:三千

伍六一:我不要中吗

许三多:行现在你先拿着 如果说你花不完的话 你再还给我

伍六一:中 我知道 当兵攒这些钱有多不容易 成才 我知道我把你腰包掏空了 但是你们记住我会还给你们的 好了 走吧

伍六一:许三多

到了那儿别再从孬兵开始了

没人再宠着你了 把门给我带上

许三多内心读白

现在成才和我 在七零二比伍六一更加出名 人们总是爱听好消息 而忘掉坏消息 不管愿不愿意 此时此刻的我们 遮住了还在医院病床上的伍六一

王团长:抽烟吧

成才:团长同志 红三连成才报到

许三多:钢七连许三多报到

王团长:嗯 好了好了 你们俩个是同乡 以前认不认得

成才:报到团长 我们是一个村 一个村的 也是从小一块长大的 还是一辆车来到连队的

王团长:这是你们俩个的档案 我只要把它一交 你们从今往后就不是七零二团的人了 告诉我 你们舍不舍得七零二团啊

成才:报告团长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王团长:好 就像许三多一样 守军营一守就是半年 嗯 我也缺这种战士啊 但是这种战士放到哪里 他都会体现出他的价值的

许三多:团长 我一直都不会做人

王团长:哎 人不是靠做出来的 那是靠活出来的 就像你守军营一样 你不光守住了军营 而且还守住了你自己 对不对啊

许三多:我

王团长:你把他们带走吧 我相信 总有一天 你们这些兵会成为 叫我也望尘莫及 的那种兵

袁朗:会的 那 我就告辞 了

王团长:再见

袁朗:走

王团长:哎等等 许三多 把这个送给你

许三多:这不行吧

王团长:哎 我说过的 有一天我会亲手把它送给你的

许三多:团长 你说过 等我做了值得的事情再送给我 我现在什么都没做

王团长:我不是因为你守军营 我是为了你这个人

袁朗:许三多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你要不收着

团长心里会遗憾一年的

王团长:对 拿着

许三多:可 可这是

王团长:这是命令

许三多:是

袁朗:怎么样 马上离开老部队 进入A大队 心里什么感受啊

成才:报告首长 感觉不错

袁朗:你呢三多

许三多:还还行

袁朗:什么叫还行啊 总给人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 离开老部队了 心里不难受

成才:报告首长 承上启下 继往开来

袁朗:虚伪 别装啊 给你们一天时间够吗

成才:报告首长 五分钟就够了

袁朗:你呢

许三多:一天时间干什么

袁朗:收拾东西 告别 够不够

许三多:我想去看 看六一 还想去草原看看五班

袁朗:我再给你一个月假去看看你父母 你得寸进尺了你 行了 请你们吃饭 怎么也把你们饿了俩天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喝点酒 就这么定了

成才:首长

袁朗:哎 别叫我首长啊 别这么早叫我首长 能不能成为你们首长还得看你们的表现呢 说

成才:我想问 我们有机会参加实战吗 还有一个问题 憋在肚子里很多久了 都说老A老A的 我们马上要进老A了 那老A到底是个啥意思

袁朗: M16 近距穿透 好在没伤着骨头 有一个卫生员 手拿卫生球 从这头杵到这头 这就算消了毒

成才:M16 外军

袁朗:跟上 楞什么神啊 M16啊 在境外的黑市上 也就比AK47卖的差一点

成才:境外 那应该是越境作战 多大规模的战斗 首长那您一定杀过人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成才那天晚上喝了很多 也问了很多 我们都累坏了 都有放松的权利 我却忘了怎么放松了 我去不了 医院了 更去不了草原上的五班 明天就有新兵要搬进来我今天就得在钢七连三班呆着

三多在回忆班副、班长、连长以前对他说过的话

伍六一:你用五号储物柜 一号书桌 储物柜里允许放军装 内衣 洗漱卫生用具和必要的书籍 书桌上允许摆放五张信纸 一支笔和两本以下的书籍 床柜上允许摆放军帽 军装和武装带 大物件进储藏室 卫生值日是轮值 后天到你 列兵许三多

史今:砸呀

高成:把他给我拉出去毙了

众兵:加油 加油

许三多:好

许三多 加把劲 毙掉班副没脾气

哎老伯老伯老伯

白铁军:哇塞 这不连长吗

许三多:班长

史今:把枪拿起来 三多 冲吧

白铁军:咋就这么快啊

许三多:你说好了你不走班长

高成:在全连就剩两个人 剩你我的时候 你就是我地狱

纠察甲:为什么还不睡啊

许三多:明天我就要走了 这是 是这个烟呛的 这烟太久了 说不定都赶上我的兵龄了 我不抽

纠察甲:老兵 好走

许三多:谢谢

带领新兵的:向右看齐 向前看 放包 今天接收营房 接到通知了吗

许三多:报告接到了

领兵的:跟他们说两句好吗 来来来 请驻守钢七连的最后一名战士给大家讲两句 大家呱唧呱唧

许三多:欢迎你们 欢迎你们来到这儿 我一直 一直就在这等你们 等你们到这的时候我也就该走了 以后以后 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了 这个地方对于我们来说 就是就是 我不知道 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这个人就是说话可笨了 不太会说话 这些年我在这说话 这是最多的一次 真的 我爹跟我说 要我好好活 我的班长跟我说 要我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 我这个人真的特别笨 偶尔做对一件事 总是让全班人都替我庆幸 尤其是在我自己要走的时候 我一定要跟自己说 要好好活 要做有意义的事 有意义的事 就是好好活 完了 我该走了 外边还有人等我呢 再见

成才:快点 行李已经上车了

许三多:我真的该走了 再见 再见

请老兵走好 敬礼礼 毕 提包 向后转 齐步走

成才:我会想它的不再回头看看了

许三多内心读白

出了团部 有三条路 我们走的是中间那条 通向军用车站 军用机场 更多的军队 更多的训练场

成才:哎 机步团 你猜 他们现在知不知道 我们在他们头顶上

许三多:肯定不知道

成才:不行 我得扔点啥下去 让他们知道知道许三多 想想咱俩刚来的时候坐啥 闷罐子 现在 直升飞机 马上就到A大队了 等着咱们的是更长的路 跟更多的东西 我想 咱们俩从今天开始 得习惯坐直升飞机向下看 共同努力

袁朗:飞的还稳吗

成才:稳特别稳

袁朗:晕不晕啊

许三多:不晕

袁朗:这里的军人职业化 随便拎出来一个就是尉官

成才:没有士兵吗

袁朗:有啊正不停的敬礼呢 恭喜你们啊 回头率百分之九十 士官在这是个稀罕物到了 你们的临时宿舍 我住在对面 我希望你们能够很快的搬过去

成才:是 您放心 我们一定会尽快搬过去的

袁朗:齐桓

齐桓:到

袁朗:欠收拾的南瓜齐了没有

齐桓:报告 四十二个已经装满四十个

袁朗:最后俩拿走 我交差了

齐桓:没地儿搁了

袁朗:找个地方随便塞进去 就俩士官

齐桓:是 搁这儿得了姓名 单位

成才:报告C集团军T师 七零二团 机步三连 一级士官 成才

许三多:报告C集团军T师 七零二团 侦察七连 一级士官 许三多

齐桓:一个团了不起吗 用得着那么大声吗 我长耳朵了 没把家搬过来

成才:报告能搬的都搬来了

齐桓:显你有嘴啊 用你说了吗 屁股长哪了 蛋子

许三多:报告 能说话吗

齐桓:不是废话你就进

许三多:能不能轻点 那是我战友送的

齐桓:很有情谊的礼物 是吧 把东西拿走 来两

个人 你们两个南瓜看我干什么 跟上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7:19 | #2楼回目录

第二十一集

拓永刚:我请求退出

袁朗:可以啊 你们每个人都有放弃的权利

拓永刚:不是弃权 是退出 是抗议 谁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在这样的可视条件下 用这样的枪械来射击 我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弃权 也无法放弃从来没有得到的权利 你让我们做这些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无非是想显示你的优越感变态的优越感

袁朗:我给你俩个选择 第一 入列归队 第二 我找个人 如果他能做到 你认为不要能做到的事情 你立刻滚 蛋

许三多:成才

拓永刚:我找你 我就是找你

许三多:成才成才

袁朗:我再给你最后的机会 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拓永刚:不收回 就是找你 如果你能用我手中的这支枪射击 在一分钟打出你们所谓的合格成绩 我弃权 否则 我退出 并县我会向总部声明 是因为对歪风邪气的不齿 不过 那不叫弃权

许三多:成才 成才

袁朗:分解你的枪械 齐桓

齐桓:到

袁朗:换弹夹

齐桓:是完毕

袁朗:现在的可视条件比刚才稍好 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老A的坑主:报告队长 二十五发全部命中 完毕

拓永刚:我要求看靶纸

袁朗:给他

拓永刚:我弃权

许三多:你怎么就不拉住他呢

成才:我拉的住他吗

许三多:怎么就拉不住 你离他那么近

成才:许三多 你这个人啊 最大的毛病就是什么事都死较真

许三多:是较真 但是我有道理

成才:你有什么道理啊

许三多:反正就是有道理

成才:我烦他行了吧 二十七号 永远一副高高在上 不可一世的样子 有什么了不起 啊 跟他说句话都像施舍 那种人你会喜欢 没错 他祖宗比我祖宗有出息 那又怎么了 有能耐 咱们这辈子见

许三多:我觉得他人还行

成才:你觉得谁不行啊 你说你许三多 从小到大 你讨厌过谁 烦过谁 我有时候觉你一点 眼光跟远见都没有 难成大器 好赖不分

许三多:我怎么就不分啊 你说明白

成才:许哥 许大哥 许爷爷 我错了行不行 没错 你许三多是个好青年 你风格高 可我成才也不是什么 阴险卑鄙的小人 对不对 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现在准备去安慰安慰他 我为什么没拦住他 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那种个性 根本坚持不到最后 对不对

拓永刚:反正本来我也不想再呆了 不过 认识你们几个还是很高兴的

吴哲:是啊

许三多:我们都一样

拓永刚:特别是你们俩 四十一 四十二 以后这两个数字 就对我有特殊的意思了

成才:谢了 二十七

拓永刚:我真想送你们点儿东西留个纪念 可是那帮家伙已经让我身无长物了

吴哲:我也是 平常心吧

拓永刚:该走了 别等着屠夫上

来 给脸子看 我说哥几个 你们一定要顶住 一定不能放弃 我弃权 错了 真后悔了这儿的人又黑又横 可是手里真有东西 他一拿枪我就知道我错了 人家怎么活法关咱们什么事儿 给你添点堵你就不干了 我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宠坏了吗别送 我第一个被开除了 不光彩 我不希望你们跟着我一块丢人

成才:二十七 放心 我们会挺到最后

拓永刚:哥几个 千万别输了

许三多内心读白

二十七号是我相处时间最短的战友 他走了后 日子似乎好过了些 其实老A对我们还是一个样 只是教官那一次射击 已经让很多人放弃了反抗的打算 大家表面上顺服了他 可心里想的是另外几个字 不能输

铁路:袁朗 他非走不可吗

袁朗:必须 走

铁路:这上边的人 都是咱们费尽了心机才弄来的 尤其走的这个 还是我亲自挖过来的 就那么看不上

袁朗:不是看不上 是他的自控能力已经超越了他自己

铁路:你就不怕他控告你

袁朗:不可能 受点委屈就控告 控告我什么呀 我不相信这四十二个人里面 就有那么没出息的家伙

铁路:这批兵里 你准备留多少

袁朗:考核还没结束呢 也许一个都不留

齐桓:报靶

老A坑主:报告 六号靶位命中十八发 不及格 其余合格 完毕

齐桓:明白六号

六号:到

齐桓:你的分扣完 退出

许三多内心读白

每天都有人掉队 现在掉队就意味着 你以后见着他的机率很小了

许三多:过得还行吗

成才:没啥行不行的 跟新兵连一个样

许三多:新兵连不是这样

成才:我知道 你想说 尊重 友谊啥的 说这些 那跟新兵连是不一样

许三多:A大队不应该这样

成才:机会我现在就在等一个机会 我特别想知道下个星期的任务是什么 有没有 能让我一展身手的时候 就像你在七连 三百三十三个腹部绕杠 机会啊 也许只要一次就够了

许三多:这是不一样的

成才:没啥不一样的 因为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许三多:不是

成才:最近 我觉得可能那个屠夫说的对 咱们以前 被人照顾的有点狠

许三多:那不叫照顾

齐桓:四十一 检下球

成才:到 哎

齐桓:你拿那个桨 把水声弄那么大干什么呢 等着挨枪子呢 你瞧你那胳膊 木头杆啊 用点力 使劲往那边划 属王八的

快点 三十九 快三十九 快快 快啊

袁朗:我能干什么啊 收拾一帮南瓜呗 要不要过来一起收拾啊 吃什么饭啊 不吃了 哪有时间吃饭啊 谁还有谁啊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我好紧张 我还剩十五分 成才不需要他还有四十五分 是全队被扣分最少的人

稍息 立正

袁朗:稍息 三个月的训练 或者说 审

核期已经过去了 从今天起 你们和他没有区别 还没反应过来啊 我们是未来战争中站在最前排的以寡击众 没有前方 没有后方 那是逆境中的逆镜 可是天下太平的环境给了我们什么 国家是后盾 人民是源泉 班长哄着 连长罩着 物资有人供给着 你们有谁面临过真正的逆境 孤立无援 无依无靠 举个手都想来A大队吧

成才:想

袁朗:从来这起 你们就要靠自己 没有安慰 没有寄托 甚至没有理想 没有希望 从这里边走出来的人是我要的人

老兵

成才:是

注意军容

成才

:是

许三多

成才:向左转 齐步走哎许三多

许三多:嗯

成才:你发没发现 他们现在不看咱俩了

许三多:看什么

成才:呆劲又上来了 你忘了 咱俩刚来老A的时候 他们都拿咱们当怪物看看咱俩 现在他们不看咱俩了 证明咱们跟他们终于一样了 哎 那小子敢看咱俩

齐桓:快点 快点 干什么呢 磨磨叽叽的 干什么呢 怎么又是你 在屋里种地呢

吴哲:报告 应该提前通知

齐桓:你算老几呀别忘了你的身份 南瓜 南瓜 南瓜一堆臭南瓜 下次再这样 我就把这些东西 扔进厕所去

吴哲:是

齐桓:向右转 左后转弯 齐步走横什么 欠收拾啊 要是欠收拾你就横 毛病 听我口令 向后转原地踏步走 进屋 把门关上干什么呢你 啊 立定 你的铺 赶快收拾

许三多:是

齐桓:怎么着 我还得给你请个保姆啊 伺候你啊 快点收拾

许三多:是

齐桓:脱鞋

许三多:是

齐桓:你那个嘴 除了是和嗯 就不会发出别的声了

许三多:是

齐桓:讲个笑话

许三多:从前有一个人头痛 去医院里看大夫 大夫问他 哪儿疼 他说头疼 后来那个大夫拿个改锥又过来了

齐桓:行行行 行了 我以为我死了你给我念悼词呢 你们那几个谁会讲 换过来一个

许三多:报告 吴哲

齐桓:谁

许三多:吴哲最能说

齐桓:就是那个娘们儿叽叽的 我就是看不惯他 找茬我干死他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俩一拨的

许三多:报告我们不会拉帮结伙

齐桓:你还算老实 服帖点儿 能在这儿多呆几天 主要是在我跟前机灵点 别木木呆呆的

许三多:是 报告 明天干什么

齐桓: 拯救地球 你干的来吗 废话 训练

许三多:是

许三多内心读白

折磨我们的教官消失了 折磨我们的人并没有消失 记分册没有了 只剩下机械 单调 冰冷和重复 我们甚至怀念教官 他在时还有挑战和愤怒 不会在适应中一点点放弃 我和成才 吴哲 甚至都没有交流的时候 我们分了三个寝室

齐桓:死不喘气的 哎 跟你说话呢 透露点内幕想知道吗

许三多:什么内幕

齐桓:下个星期任务 闲来没事 给你透个风

许三多:关于什么任务

齐桓:削你们 你真以为削你们这帮南瓜啊 我倒想 是对抗 削你们这帮二流的南瓜部队

许三多:部队只是职能不同 没什么几流几流的

齐桓:明天我弄张纸条写上真理两个字 钉在你嘴上 打废你们 打残你们 老A才是老大 知道吗 什么叫老A ABCDEFG A才是老大

许三多:那跟钢七连不是打成平手 那A是不是要分大A小A

齐桓:我发现你这个嘴有的时候挺麻利的嘛 削你们越狠 我们经费越足 这就是现实 知道吗 想什么呢 想得眉头皱得跟铁疙瘩似的

许三多:没想什么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我想到七连惨败之前 老A们也这样对话 如果让我刻骨铭心的一切 仅仅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想揍他 为了七连

吴哲:核生化防护服

齐桓:闭嘴一级准备

许三多内心读白

对我这个前装甲团的步兵来说二级战备足以让全团枕戈待旦 一级战备则是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战争 和谁的战争 NBC不是电台 和球赛也没有关系 NBC是核武器 生物武器化学武器 大规模毁灭性杀伤武器

齐桓:起立 坐下

铁路:你们中队长 公事外出 今天由我代替指挥 播放

女记者:观众朋友 今天下午三点钟的时候 一群有组织的反社会份子 劫持了我市东郊第二化工原料加工厂 他们声称已经在厂房各处安排了 大量的炸药 警方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赶到 现在正在和歹徒进行交涉 我们从警方那里了解到 他们手里现在持有大量的武器 这里是跟踪报道 被歹徒劫持的化工厂 五年前转型成为 重要的化工原料集散基地 那么歹徒选择这里一定是 有着周密的计划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紧急出发的部队 是防化部队和装甲部队 刚刚发生了爆炸 现在是下午六点四十分左右 之前的谈判已经结束 歹徒声称会有所行动 那么是 我们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行动 要炸塌这样一座建筑 是需要大量的炸药

不要拍了 不要拍了 这里危险 请离开这里

铁路:因为考虑到此事公布 将会引发的社会反应 你们刚才看到的新闻 在播出之前 就被取消了 我说的情况是媒体所不知道的 歹徒劫持的工厂 存放有大量的磷 硝 钾 等易燃易爆化学物品 一共有一万零四百五十七吨 刚才的爆炸声只是示威 问题的严重我想你们已经很清楚了 即使歹徒没有炸药 仅凭燃烧释放那些剧毒气体 就足已经能够让这个城市成为一座死城 如果那些毒 气 随季风的飘散 后果将不堪设想 更为棘手的是 歹徒到现在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 市民正在进行紧张的疏散当中 周边的部队也已出动 我们基地派出的分队 已经到达现场 希望你们能够解决这个危机 你们中队的防化装备已

经送到 随时准备行动 现在我命令 全体在此待命 包括睡觉和吃饭

许三多内心读白

整个晚上我都在想接触过的武器 穿 甲弹 燃烧弹 钢尖弹 碎甲弹 平头弹 穿甲燃烧弹 我在想 它们打在我的身上会是怎样

成才:你们不去试试

许三多:防弹吗

成才:好像不防

吴哲:三多在现场我们最好的防御 是自己的反应

成才:对 他说的没错 在一个充满化学物品 充满炸药 还枪弹横飞的地方 全靠自己的反应 许三多记住 到了现场 只有打的中的目标和打不中的目标 没有好的目标和坏的目标

吴哲:三多你太善良了 会让你失去防御能力的

齐桓:吵吵什么呢睡觉

成才:没事 别怕

许三多:你不怕吗

成才:你看我像怕的样子吗

齐桓:起床 换装 快点出发 快点快点快点 快快 快快点快点

许三多内心读白

也许危机已经解决 也许更理想一些 什么都没发生 没人受到伤害 只是做了个梦

齐桓:你这么早把它带上干什么呀

C2:和他一组真倒霉

齐桓:检查通话情况 我会在耳机里 汇报最新的情况 听不清楚就回话 昨晚发生正面接火 歹徒将两处炸点引爆 造成有害气体泄露幸亏没大规模扩散 现歹徒挟人质 退守到主要仓库 也就是最后一处炸点 我们是C组 你们是G组 代号为1 2 3 4要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拆除 注意 是不惜代价 完毕

C2:C2良好

C3:C2良好

C2:C4你没晕车记录啊

齐桓:是吓的537点汇合 C4

含氰钾化合物 浓度致命 下

C1这是拿命玩儿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8:43 | #3楼回目录

第十八集

伍六一:隐蔽

甘小宁:我可想走啦 可是我现在一点劲都没有了

许三多:我这有吃的 走

甘小宁:班长 班长你太好了 我就知道 我知道你有一份口粮没吃是吧 班长在哪儿呢 在哪儿呢

伍六一:对对 哎 你吃 你吃他那份 那是他的最后储备 你吃

甘小宁:我说着玩呢 我能吃他那份口粮吗 那点口粮算什么呀 我饭量大着呢 你不信问白铁皮 有一次我俩打赌 这么大的肉包子 鲜的 我吃九个 想起白铁皮 听说他开了一家小公司 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伍六一:你再叨叨我把你舌头剁下来吃了

甘小宁:干什么呀 这都是干什么呢 啊 咱们都是二十世纪的大好青年啊趴在这挨饿 还为一份早餐争来争去的

许三多:话太多 耗掉的是你自己

成才:其实你说的没错 这本来就是个游戏你玩不起 退出

甘小宁:你才退出呢 我喘口气就起来 现在喘气是一种享受 我喘口气 你们让我享受半分钟 就半分钟

伍六一:走

成才:撤走

伍六一:喝水

甘小宁:快跑别管我了 快走

成才:快撤

伍六一:快撤快撤

许三多:甘小宁班长 甘小宁 给丢了

伍六一:我知道

许三多:被淘汰了

伍六一:别说了

许三多:为啥

伍六一: 他存心的

许三多:我找他去

成才:许三多 你懂不懂 他自己放弃的 他抗不住饿

许三多:不是的

成才:上哪去你 你上哪去 上哪去

伍六一:许三多 你真的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吗

许三多:反正你们说的不对

成才: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啥

伍六一:他饿不起了 他饿不起了 他吃不下老鼠 吃不下老鼠没错 可是他也知道 他顶不住了 不抛弃 不放弃 我们不会抛弃他 可是他也不想拖我们后腿 就这样

成才:你懂不懂

许三多:这个傻子 他要是和我们一起冲到最后多好啊

伍六一:他怕他忍不住吃了你那份口粮 他知道 那是你留在最后 冲刺用的

许三多:他还是很想和我们一冲到最后的 是不是

伍六一:少废话走

成才:快走 走快

甘小宁:有水吗 给点水啊

齐桓:水壶兄弟啊 慢点吃 别噎着 啊 营地里给你准备了烤羊

甘小宁:别提烤羊 一提烤羊我都不恨你了

齐桓:猎豹注意 猎豹注意有六名向你方向逃去 有六名向你方向逃去完毕

甘小宁:香肠 你们要真是敌人就好了 我直接就在这把你们打晕 然后破坏你们的通讯器材

齐桓:人要是死了说一些活着想说的话 你觉不觉得 是不是有点晚了

甘小宁:面包真好吃啊

无名兵:这路走了一多半了吧

成才:如果方向没错的话

无名兵:这地方咋参照物都一样呢

无名兵:我还

是建议七点的方向 来换把手

伍六一: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他不行了 再这么下去 拖成严重脱水 想救都救不回来了

成才:许三多 你还是省了吧 你那点口粮救不回一条命 还是留给自己吧

许三多:我们不能替他做决定

成才:他快撑不下去了

许三多:那也不行

成才:会死人的

许三多:我不管

成才:许三多 就你仁义 你慈慈悲 我们 我们都是王八蛋 不抛弃 不放弃说的没错 可是得分时候 这时候就必须放弃他如果醒着 他自己也会弃权的 快说话 怎么办 问你们话呢 该说话的时候没一个人站起来 婆婆妈妈一帮娘儿们 好坏人我做 替你们 也替他解决问题

伍六一:他说的对

无名兵:兄弟做得对

成才:滚 蛋 走

伍六一:成才 你用了自己的求救弹 那你呢

成才:我用不着

伍六一:那么肯定

成才:现在有三个名额 我一定是三分之一 如果只有一个名额 我一定是那一个

伍六一:成才 七连在的时候 你和许三多是我最不喜欢的两个人 七连没了 你们俩又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人

成才:荣幸

伍六一:你要的很实际 这不是罪过 你用不着内疚 说你跟我们在一起是为了用的上 也是 也不是 走

成才:没错 也是也不是

伍六一:确认方向

无名兵:好的

许三我:我认为是四点方向

无名兵:我认为是七点方向

成才:你们搞清楚 这个地方 差一点方向可能差几十公里 错了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无名兵:一点参照物都没有只能凭直觉了

成才:许三多你呢

许三多:我也是直觉

成才:什么直觉啊 这个时候凭直觉 我直觉还六点方向呢

伍六一:别扯没用的 到底往哪儿走

无名兵:我还是建议七点

无名兵:我也走七点 我们俩一个团的

伍六一:许三多 你往哪儿走

许三多:那边 四点方向

成才:你们这不是搞分裂吗

伍六一:你直觉对吗

无名兵:我觉得对

伍六一:成才 你往哪儿走 别有情感倾向 直接说

成才:我觉得是六点方向 我和他们走 如果错了还有时间调整

无名兵:那好吧兄弟 对不住了 这事完了之后 我们成为朋友

伍六一:没事 迷路的时候该有个主见

无名兵:走

成才:许三多你错了这次你一定错了

成才:哎 哎嘘嘘 是我

伍六一:这条路不能走了 看来他们是要在这耗到底了 你咋回来了

成才:我对你俩放心不下呗 而且我想了没有我 你俩完成不了任务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成才回来后 话变的很多 我明白 他回来 是出自于信任 他必须说服自己 继续信任我们 成才一向只信自己 现在他的天平 在倾斜 可惜挑了个不该说话的时候

成 才:哎哎 跟你俩说实话吧 刚才我跟那俩呆兵 越走感觉越不对 七点方向肯定是错的 许三多 我这次把宝 可都押你身上了 四点方向 一定没错 到时候 咱们就是三个老乡 三个老A 最后变成三个老铁 黄金搭档 一定把他们老A震的咣咣响

伍六一:你话太多了吧

成才:好好 我不说 不说了 要不你俩休息会 我替你俩放个哨啥的 啊 休息会 要不要

伍六一:我们走

成才:许三多过来 你看这儿

许三多:这地方怎么这么熟啊

成才: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又绕回去了

伍六一:看准了 草原上一模一样的地方多着呢

许三多:转过这座山就有条路走

伍六一:怎么了

成才:这鬼地方 刚从这逃出来 绕来绕去 绕这来了

许三多:你看 这就是红三连五班的驻地 我们脚底下就是专用的输油管道

许三多内心读白

又回到这了 身边嗖嗖飞过的蚂蚱 被李梦叫做流弹 老魏他们总看着大肋腮帮子的沙鼠说 那真象许三多

连长说 年少轻狂 幸福时光

成才:许三多 你的路

五班新兵:班长班长 那一针见血在几频道啊 班长 几频道

薛林:我来我来

五班新兵:快点儿

许三多:我们可以看电视了

成才:这几个臭小子 欠收拾 我不在 居然管班副都叫班长了

伍六一:躲在这个地方让他们发现了成笑话了

成才:放心吧 凭我们三个 在这猫一个星期也没有人发现 再说了 不管这再孬 也叫军营 老A和侦察营再牛 也不敢轻意到友军的军营乱折腾吧 想信我没错的 走走

伍六一:许三多 抓紧时间休息

许三多:我再看看

成才:他从新兵连就直接被发到这来了 理解万岁吧

伍六一:成才 你是怎么来这的

成才:伍班副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伍六一:咋了

成才:马上就要进老A的人了 侦察能力一点都不强 这是啥地方 厨房我终于发现 五班的优点了 你们知道 现在这世界上 啥玩意儿最宝贵 这东西 现在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换 啥 以前这帮小子的臭毛病 我都批评他们好多次了 他们一天要做出几天的饭来 可现在看 这毛病简直 简直太可爱了 来老兵 报答你今天的早饭 没有它 我们仨早趴下了 来拿着 三多 吃啊吃啊 咋了你俩

许三多:这个 我们不该吃吧

伍六一:对

成才:哎 为啥不该吃啊

许三多:假设敌情 是在没有人烟 荒野之上 没有这个怎么办 所以咱们不能吃 吃了就等于作弊

成才:你脑子进水了 这是啥地方 咱们吃了谁知道

伍六一:但是 放回去

成才:你们俩怎么了 宁肯吃早晨那老鼠肉 也不吃这个

伍六一:那就恶 心一小时 吃这个 恶心一辈子

成才:对恶心 我恶心 你俩高尚行了吧 我是坏

人 你俩好人 你们不吃 我吃 告诉你 不仅吃 我还揣 等你们饿的不行了饿的走不动了 我再我再喂你俩 我吃

许三多:成才

成才:你们俩记着 我跟你们俩是一队的 我也一直饿 早晨老鼠肉我也吃了 这不是馒头 这对咱仨来说是啥 是机会 懂不懂 咱把这馒头吃了 咱就可能进前三 咱就有可能进老A你们懂不懂 这是机会

伍六一:成才我告诉你 偷奸耍滑 不是机会

许三多:成才吃这个

成才:许三多 我要是把这馒头吃了 我也就烂个肠胃 我把你这东西吃了 我整个人都得烂了

伍六一:怎么样

许三多:成才

成才:快快

伍六一:怎么了

成才:我现在想撒尿

许三多:啊

成才:后边后边就是咱们要找的阵地 许三多咱们赢了 咱们赢了 咱们当老A了 后边就是我们要找的阵地 没错吧 山包 水泡 松树林 松树林里有三个位子 老A的位子 我们仨的位子 走 东北两点方向 三十五人五个老AMD狙击手有把九五狙 一会抢过来用用 三个 不对 四个机枪点哨 两部热成像观察仪 没发现机动车 不对 不 对不对 没有指挥所 伍班副 你过来看看

许三多:怎么了

成才:他们阵地选的太鬼了 中间是片洼地 根本看不到指挥所 三十五个人 已经是一个加强排了 绝不可能只是表面这点重火力啊 有问题

伍六一:只能潜入

成才: 潜什么入啊 除非挖地道 我们又不是老鼠 你自个看 怎么样

伍六一:没处下嘴 正面进攻都得动用连以上的部队给

成才:这帮死老A 怎么样

许三多:咱们从海泡里游过去

伍六一:你知道这个季节海泡子的气温是多少吗

许三多:正午是九度左右

伍六一:现在不是正午 都饿了俩天了 体温严重流失

成才:不行 会死在水里边的

许三多:我去试试

伍六一:你一个人去不行 我跟你去 成才你掩护我们

成才:我水性也不差 要去一起

伍六一: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你那把枪的优势 拉开距离才好使 万一有个闪失 我们需要那把枪

许三多:要快 咱们一定要快 要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一起吃

成才:你们俩吃吧 你们俩需要热量

伍六一:这几天我吃了你的三倍

伍六一:挺不住说话

许三多:挺得住

伍六一:别咬牙 越咬越抖

许三多:我没咬牙

伍六一:想事 想事 许三多 想事 别放松

许三多:想什么

伍六一:想想 着火了

许三多:好热 好烫啊 挺舒服的 应该让成才过来试试

伍六一:对对 说下去 别停

许三多:我想笑 又想哭

伍六一:以后 以后一起吧

许三多:一起 一起去看班长吧

伍六一:不准睡

许三多:吹熄灯号了吧

伍六一:许三多

吹起床号了 全连集合了

许三多:连队 连队没了

伍六一:全连 都等你了 班长 班长又挨训了 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走啊

伍六一:正中一个半埋入式指挥所 一名中尉 两名少尉 两架无线电台 两名通信员 指挥所左边两个机枪掩体 右边两个机枪掩体

伍六一:谁的 谁的烟

蓝军兵:我的

许三多:幸亏没开枪

伍六一:是没开枪 这烟一里以外都看得见

蓝军兵:对喽

伍六一:走吧

蓝军兵:俩位好走

许三多:再见

蓝军兵:再见

许三多:啊啊啊 我的眼睛 我眼睛看不见了

伍六一:怎么了死老A快走拽住我的包 跟着我走 走走 下去

许三多:我眼睛看不清

伍六一:跳下去 跳下去

许三多:伍班副伍班副你怎么了

伍六一:走

蓝军:注意 十点方向有狙击手

成才:跑 往这边跑 跑

许三多:你脚到底怎么了

伍六一:崴了一下 你哭啥呀

许三多:刚才给晃的

伍六一:走

成才:地图有了吗有了

许三多:有了

成才:快走

伍六一:走

成才:伍六一 你脚怎么了

伍六一:没事崴了一下 快快走

成才:那边打的现在都是咱们的竞争对手 快走快快快

许三多:走啊 快 你的脚不只崴了吧

伍六一:你别管我 快走

成才:来 我扶你一起走 走

伍六一:我没事 全军越野赛我都是冠军

成才:我就知道你行 走 我们赢了许三多

许三多:赢了

成才:仨老乡 仨老A 仨老铁

伍六一:我们赢了 赢了

成才:快快

许三多:你的腿到底怎么了

伍六一:我没事

回复帖子
标题:
内容: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