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台词

士兵突击台词 | 楼主 | 2016-12-09 01:39:23 共有3个回复
  1. 1士兵突击台词
  2. 2士兵突击台词
  3. 3士兵突击台词

摘要:许三多连长你你的手手怎么弄的,高城不是你这黑漆吗乌的我怎么给你包扎啊,许三多号响灯灭班宿舍一直是这样的规矩,高城不用了你最好能得破伤风死掉,高城谁和你谈心呢聊天打屁胡侃你你见过这号光杆倒霉蛋连长你。以下是小编整理的3篇最新士兵突击台词范文,欢迎参阅!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8:25 | #1楼回目录

第十五集

纠察1:都快吹熄灯号了 你没听见吗

纠察2:七连 今天刚改编

纠察1:小声点 这样我们也说的过去

许三多:连长连长 连长 连长

高城:没事没事我 胃不舒服

许三多:胃

高城:对 胃有点不舒服 没事 哎干什么去放放放

许三多:去去医务室

高城:去什么医务室 好了好了 看已经没事了

许三多:连长你 你的手 手怎么弄的

高城:我 我 我那有纱布你这是怎么弄的

许三多:不知道

高城:撞我门了吧

许三多:连长我我又错了

高城:手

许三多:我没事

高城:手 伸过来

许三多:谢谢连长

高城:还站这干嘛回 回去吧

许三多:连长多保重

高城:哎呀 别磨叨了快回去吧

许三多内心读白

说顶不住就给班长写信这信却一直没有写完 那天晚上明白一件事儿 顶得住和顶不住是个选择题 我没有选择顶不住的权利 这个答案在入伍第一天就已经定下了

许三多:连长好

高城:嗯还好 你的手还好

许三多:好

高城:那要不 我 我给你 啊

许三多:没事

高城:轮不到你说有事儿没事儿 那个那个 我门上有个锈钉子头是不是扎着你了

许三多:没有吧

高城:当然有 我刚发现的

许三多:谢谢连长

高城:不是 你关灯干什么

许三多:熄灯号已经吹过了

高城:不是 你这黑漆吗乌的 我怎么给你包扎啊

许三多:熄灯号已经吹过了明天吧

高城:你开灯

许三多:值勤会来检查的已经来过一次了 我我们已经违返纪律了

高城:我是连长 我跟他们说 你给我开灯

许三多:号响灯灭班宿舍一直是这样的规矩

高城:我走了 懒得管你

许三多:连长再见

高城: 不是 这楼道里灯都关了干什么呀

许三多:那 一直说节约用电 就就我们俩个人了要开灯吗

高城:不用了你最好能得破伤风死掉

许三多:连长再见

高城:许三多

许三多:连长

高城:那个今儿晚上 我我我 我能睡在你们宿舍吗

许三多:这

高城:我 我我保证 这个绝对没有违反三班 伟大的内务条命

许三多:能吧

高城:哦别管别管

许三多:我来吧

高城:你上床睡觉这是命令我 我就是在自己的屋里呆烦了 我就想到这个新兵宿舍来住一宿 啊 你怎么不脱衣服呢这样对身体不好 快脱了睡

许三多:是连长 你没脱衣服

高城:我躺着想事

许三多:连长

高城:别跟我说宿舍里不能吸烟啊 连队都没了 再撑着就可笑了

许三多:嗯

高城:我就想找一个能说话的人 可是全连除了你找不着第三张嘴 许三多 跟我聊天 我哭

过了

许三多:嗯

高城:两个小时前 这打死我都不相信 我今生能说出这四个字来现在说出来 觉得 真平常

许三多:嗯

高城:许三多我想看看你表情 你是在那儿 那个幸灾乐祸呢你也有今天 还是咬着牙忍着乐

许三多:没有

高城:缩回去吧 今天全连走光光 你怎么没有反应啊

许三多:不知道

高城:你一向是本连 眼泪最多的兵 拿的名次顶一个标准班流的眼泪顶一个加强排 怎么整的 麻木啦

许三多:不知道

高城:也许你小子 本来就城府很深

许三多:不是

高城: 我这说的我嘴都干了我 你每次都不超过三个字是或不是 你 你这天怎么聊啊

许三多:我 我去给你倒水吧

高城:不用不用 你躺下 真就聊不起来吗 啊

许三多:不是

高城:你给我超过三个字

许三多:这好象不是连长和代理班长谈心

高城:谁和你 谈心呢 聊天 打屁 胡侃 你 你见过这号光杆倒霉蛋连长你

许三多:我在三连没跟连长打过交道 我就见过你一个连长

高城:哎呀 怎么怎么就今天这日子你也没忘打开水你 这么烫

许三多:我不是故意的

高城:行行行 算了算了 没事没事 我今天 我今天我就不信就聊不起来 我跟你说个事吧 我跟别人都没说过啊 我是那个 被别人 叫做将门虎子的那号人 我爸 我爸是 我我先声明啊 我我从来没靠过他 团里也没几个人知道他是谁 人争一口气 有多少条路 我就走最难的那条才是自 己的 对不对

许三多:不知道

高城:不这你也能不知道啊你

许三多:我每次都走一条路别的路我没走过

高城:我我我从那个 军校毕业那年 他正好当军长哪个军的我就不跟你说了 然后我爸

许三多:是咱们军的

高城:你怎么知道

许三多:班长跟我说的

高城: 他怎么会知道的

许三多:全团人都知道

高城:不是 怎么 怎么可能全团人都知道呢

许三多:班长说怎么可能全团人不知道 也就是连长你自己以为别人不知道

高城:这么说我像只猴子啊 对着太阳活蹦乱跳 觉得自己天天向上呢还其实别人看我不就是发人来疯 跟自个标劲吗 这不是

许三多:班长说你有见识 有学历 有理想 有思想 有抱负 有水准

高城:有水准 什么都有的一只猴子

许三多:连长你接着说

高城:我跟你说什么 某军长的某儿子和某猴子 我不跟你说了 挺尸

高城:你睡觉怎么连身都不翻呢

许三多:不是

高城:这 这不是命令你 被你搞的活像命令似的 许三多 难为你这样一个晚上让我 让我聊的这么愉快啊

许三多:不会吧

高城:别再说话了你就是我地狱

许三多:连长早上

好高城:你别动 一会我收拾

许三多:不用了快扫完了

高城:我一直在想啊 找人开后门儿 把你或者我总之调走一个 就这事儿 这是你的报复吗 许三多 用我原来要求你们的东西来羞辱我 让我每一分钟都感觉自己 是个没用的人啊

许三多:没有

高城:给我一个理由

许三多:你一直都很好

高城:连我自己都不信

许三多:你对人要求严班长走后你怕我掉下去 代理班长 我知道 是指导员他的建议 要我负责任 我现在才明白我们班长 以前为什么那样对我 让我写五千字检讨 好让我自己想 我现在 比以前想的多了你要把我改变

高城:这 这都不是理由 你恨我就一件事 没让你送你的班长是不是

许三多:是你和我是俩回事儿 一个天上 一个地下 聊也聊不起来

高城:对 平行线永远不相交吗

许三多:班长走了我伤心 七连改编 你伤心 这是咱们俩唯一像的地方 那种滋味我知道 我不会在这件事上报复谁 你没让我送班长 我理解人总得给错事担当后果 连长 没事我先出去了

高城:你又干什么 怎么连都散了你比原先还忙呢

许三多:跑步今天的一万米还没跑呢

高城:喝凉水都塞牙

许三多:连长

高城:我跟你标上了

许三多:什么

高城: 我管你是报复 你还是坚持 我跟你标上了你要照旧就照旧 你也别客气 你不用当我是连长

许三多:可你就是连长啊

高城:别给鼻子上脸啊你

许三多:没有上下级观念的军人就是秋后的蚂蚱 这是你说的

高城:好 双人成列 三人成行 衣食住行一切照旧 我让你爽

高城:许三多 双人成列是我说错了

许三多:哪儿错了

高城:哎 老四啊

老四:哎

高城:那个分给四连的东西什么时候拿走

老四:明儿个去拿

高城:赶紧拿走 快

老四:哎

众兵

一杆钢枪手中握 一颗红心献祖国 我们是革命战士 人民的子弟兵党中央怎么说 咱就怎么做党中央怎么说咱就怎么做

许三多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预备 唱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 是虎就该山中走 是龙就该到海洋 谁没有爹谁没有娘 谁和亲人不牵肠 只要军号一声响 其它咱都放一旁

有一个道理不用讲战士就该上战场 好钢就该铸利剑 当兵就该打硬仗 谁没有爱 谁没有情 情系家国好儿郎 只要祖国一声唤 唱起战歌奔前方

六连长在那一尽的劝,,,,,,,,

六连长:好好好好了好了吃饭了 看什么看

高城:立正 向左转跑步走

六连长:过来

去把七连长的餐具拿过来 是

某兵:七连长 我们连长让你过去吃

高城:不用不用 在这儿吃就行

六连长:走 你

们今天非得跟我们一块吃 走快点老七啊这次我服了 彻底服了 你们俩个人的连队 硬 是把我们六连 毙的是满地找牙呀

某连长:老七别犯愁

高城:啊 我不犯愁 从今天早上开始 我就忘了什么是犯愁了

六连长:从这个 全局战略来说 你是军校的优秀学员 两届的优秀连长 你呢 是全能尖兵 光那个奖状啊 就可以挂一墙 团里这么决定呢 肯定是有它的深意

通讯兵:报告七连长高城在吗 哟 连长

高城:嗯 是你啊

通讯兵:是连长 我调到团部去了

高城:挺好

通讯兵:团里紧急通知团长叫你马上去他办公室

高城:什么事啊

通讯兵:要不要我给你透露点小道消息

高城:小兔崽子啊 现在翅膀硬了啊

六连长:有话快说有P快放啊

通讯兵:六连长怎么着也得奖励我包烟吧

六连长:奖烟哎 我告诉你 今天要是好消息 呢 我们就让你出这个门 哎要是坏消息呢 我就油炸了你小子

通讯兵:别别别六连长师部来人了 带着命令来的 怎么样

六连长:知道了滚 滚 滚

通讯兵:团长叫你马上去他办公室连长

高城:好 我知道了

六连长:老七呀老七我说的怎么样 有没有错 啊 今天得多吃点 趁热 来来来吃 咱得庆祝一下

高城:不不不 不吃这个

来来来老七 今儿晚上得喝两盅 得喝两盅 这时候别忘了老战友

高城:说什么呢你们

六连长:高升吗

高城:那你们吃 我走了啊

六连长:吃吧

王团长:看清楚了吧还有什么话说

高城:这 这事 跟我父亲有关系吧

王团长:我就晓得你要问这个问题师里边有几个晓得你父亲是军长的

高城:团里都知道 师里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在团里威 营里横 十六个连长我老大 我跟您都照常顶着干 我一直以为是靠我自己本事挣来的 可实际上 我就像像公园里的一只猴子

王团长:你今天怎么想起说这种话来

高城:也没怎么的 就是终于有空想想了呗

王团长:想想好啊那我就实话告诉你 这件事情是和你父亲有关系 哪个军官的调动没有军长的签字的啊 说没关系那是开玩笑 说有关系呢 也只就那点关系 看你怎么样想

高城:服从命令呗

王团长:你今天有点不对啊

高城:不是 这两天明白个道理 有容乃大 无欲则刚容是别人 欲是自己 这样的天地才跑的欢畅嘛 尤其适合机动部队

王团长:你是怎么样搞明白的呀

高城:其实这个 这个早熟的人吧通常都晚熟 骄傲的人又很急性这两样我都占了 我认识一个人 就他 他每做一件小事的时候 他都象救命稻草一样抓着 有一天 我一看 嚯 好家伙他抱着的是已经 让我仰望的参天大树了

王团长:你说的是许三多

高城:对 这要搁以前 他做什么事我都瞧不上 执拗的像个傻子 可现在这么一看这个信念这玩意儿 真不是说出来的 是做出来的您还记得他呢

王团长:我怎么不记得他呢当初七连的连长 死活都不要人家

高城: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王叔

王团长:嗯

高城: 我我有个要求

王团长:讲

高城:我想带几个兵去装甲侦察营

王团长:许三多

高城:对

王团长:不可能

高城:那么 我带伍六一吧

王团长:更不可能你走我已经蛮后悔 了 特别是通过这次谈话 还有什么事

高城:那就没了

王团长:那你走吧高城

高城:哎

王团长:三年的军校一年的排长 三年的连长我希望你不要辜负这七年 走吧

高城:我要再走了 这七连就剩下许三多一个人了

王团长:这不是你操心的事

许三多:连长你你不睡这了

高城:啊 不了 我有自己的窝 不能老烦你是吧

许三多:不烦

高城:我话痨

许三多:其实听你说话挺长见识的

高城:都长 许三多 我走了 不是许三多 我是说我走了

许三多:连长再见

高城:我又回来了 这些送给你

许三多:连长

高城:你没事的时候你听听音乐 特别你又是那么那么多情的人 听音乐熏陶一下 挺好

许三多:连长这是您个人的财物

高城:这张碟给你 来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蝶 给拿着 但这张碟可能是 放的时间太长了 一到关键时候就卡碟 卡的声音象哭似的 但好听 这回我真走了

许三多:连长

高城:啊

许三多:这怎么能行呢这

高城:不是先放你这 放你这啊

许三多:连长我们去跑步吧 连长

许三多:哎伍班副

伍六一:我替连长带个信

许三多:替替连长

伍六一:他已经到师部了就在你跑步的时候 师属装甲侦察营 副营长 确切的说 是升了 不高兴了 明白了吗 就剩你一个人啦 七连 哭 哭出来啊 哭出来 哭出来好受点

许三多:我跑累了

伍六一:连长刚到师部就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看看你 难受了 安慰一下 有事照顾一下 啊

许三多:谢谢

伍六一:许三多 跟我打一架 其实我早想跟你说这话了 跟我打一架 嗯 咱找个没人的地 行吗 也不用什么招式 就你一拳我一脚的 行不行 啊 疼吗 啊 疼你就会忘了难受的事儿了跟我打一架你就会好受点儿 跟你打一架 就是我对你最大的安慰 最大的照顾 打吗 啊 打吗许三多

三多在看他晕的不人不鬼的录象

摆好全班的凳子

许三多:坐好坐好我们开班会呢 规矩点儿

许三多内心读白

最难受的是晚上不管你有没有作为 不管你学了多少到了该休息的时候 全都一样

许三多:许三多到 这是你

的专用储物柜 可以放军装内衣和洗漱用品 还有相关的书籍 这 是你十一号的挂钩 军衣 军帽 武装带 一定要保持整齐 相信良好的内务 能锻炼出军人良好的素质是 你的铺是 一号 一定要保持整齐 平四方 侧八角 苍蝇飞上去 劈叉 蚊子飞上去打滑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6:27 | #2楼回目录

第二十一集

拓永刚:我请求退出

袁朗:可以啊 你们每个人都有放弃的权利

拓永刚:不是弃权 是退出 是抗议 谁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在这样的可视条件下 用这样的枪械来射击 我这辈子就不知道什么叫弃权 也无法放弃从来没有得到的权利 你让我们做这些根本做不到的事情 无非是想显示你的优越感变态的优越感

袁朗:我给你俩个选择 第一 入列归队 第二 我找个人 如果他能做到 你认为不要能做到的事情 你立刻滚 蛋

许三多:成才

拓永刚:我找你 我就是找你

许三多:成才成才

袁朗:我再给你最后的机会 收回你刚才说的话

拓永刚:不收回 就是找你 如果你能用我手中的这支枪射击 在一分钟打出你们所谓的合格成绩 我弃权 否则 我退出 并县我会向总部声明 是因为对歪风邪气的不齿 不过 那不叫弃权

许三多:成才 成才

袁朗:分解你的枪械 齐桓

齐桓:到

袁朗:换弹夹

齐桓:是完毕

袁朗:现在的可视条件比刚才稍好 我不想占你的便宜

老A的坑主:报告队长 二十五发全部命中 完毕

拓永刚:我要求看靶纸

袁朗:给他

拓永刚:我弃权

许三多:你怎么就不拉住他呢

成才:我拉的住他吗

许三多:怎么就拉不住 你离他那么近

成才:许三多 你这个人啊 最大的毛病就是什么事都死较真

许三多:是较真 但是我有道理

成才:你有什么道理啊

许三多:反正就是有道理

成才:我烦他行了吧 二十七号 永远一副高高在上 不可一世的样子 有什么了不起 啊 跟他说句话都像施舍 那种人你会喜欢 没错 他祖宗比我祖宗有出息 那又怎么了 有能耐 咱们这辈子见

许三多:我觉得他人还行

成才:你觉得谁不行啊 你说你许三多 从小到大 你讨厌过谁 烦过谁 我有时候觉你一点 眼光跟远见都没有 难成大器 好赖不分

许三多:我怎么就不分啊 你说明白

成才:许哥 许大哥 许爷爷 我错了行不行 没错 你许三多是个好青年 你风格高 可我成才也不是什么 阴险卑鄙的小人 对不对 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现在准备去安慰安慰他 我为什么没拦住他 其实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他那种个性 根本坚持不到最后 对不对

拓永刚:反正本来我也不想再呆了 不过 认识你们几个还是很高兴的

吴哲:是啊

许三多:我们都一样

拓永刚:特别是你们俩 四十一 四十二 以后这两个数字 就对我有特殊的意思了

成才:谢了 二十七

拓永刚:我真想送你们点儿东西留个纪念 可是那帮家伙已经让我身无长物了

吴哲:我也是 平常心吧

拓永刚:该走了 别等着屠夫上

来 给脸子看 我说哥几个 你们一定要顶住 一定不能放弃 我弃权 错了 真后悔了这儿的人又黑又横 可是手里真有东西 他一拿枪我就知道我错了 人家怎么活法关咱们什么事儿 给你添点堵你就不干了 我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宠坏了吗别送 我第一个被开除了 不光彩 我不希望你们跟着我一块丢人

成才:二十七 放心 我们会挺到最后

拓永刚:哥几个 千万别输了

许三多内心读白

二十七号是我相处时间最短的战友 他走了后 日子似乎好过了些 其实老A对我们还是一个样 只是教官那一次射击 已经让很多人放弃了反抗的打算 大家表面上顺服了他 可心里想的是另外几个字 不能输

铁路:袁朗 他非走不可吗

袁朗:必须 走

铁路:这上边的人 都是咱们费尽了心机才弄来的 尤其走的这个 还是我亲自挖过来的 就那么看不上

袁朗:不是看不上 是他的自控能力已经超越了他自己

铁路:你就不怕他控告你

袁朗:不可能 受点委屈就控告 控告我什么呀 我不相信这四十二个人里面 就有那么没出息的家伙

铁路:这批兵里 你准备留多少

袁朗:考核还没结束呢 也许一个都不留

齐桓:报靶

老A坑主:报告 六号靶位命中十八发 不及格 其余合格 完毕

齐桓:明白六号

六号:到

齐桓:你的分扣完 退出

许三多内心读白

每天都有人掉队 现在掉队就意味着 你以后见着他的机率很小了

许三多:过得还行吗

成才:没啥行不行的 跟新兵连一个样

许三多:新兵连不是这样

成才:我知道 你想说 尊重 友谊啥的 说这些 那跟新兵连是不一样

许三多:A大队不应该这样

成才:机会我现在就在等一个机会 我特别想知道下个星期的任务是什么 有没有 能让我一展身手的时候 就像你在七连 三百三十三个腹部绕杠 机会啊 也许只要一次就够了

许三多:这是不一样的

成才:没啥不一样的 因为世界本来就是这样

许三多:不是

成才:最近 我觉得可能那个屠夫说的对 咱们以前 被人照顾的有点狠

许三多:那不叫照顾

齐桓:四十一 检下球

成才:到 哎

齐桓:你拿那个桨 把水声弄那么大干什么呢 等着挨枪子呢 你瞧你那胳膊 木头杆啊 用点力 使劲往那边划 属王八的

快点 三十九 快三十九 快快 快啊

袁朗:我能干什么啊 收拾一帮南瓜呗 要不要过来一起收拾啊 吃什么饭啊 不吃了 哪有时间吃饭啊 谁还有谁啊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我好紧张 我还剩十五分 成才不需要他还有四十五分 是全队被扣分最少的人

稍息 立正

袁朗:稍息 三个月的训练 或者说 审

核期已经过去了 从今天起 你们和他没有区别 还没反应过来啊 我们是未来战争中站在最前排的以寡击众 没有前方 没有后方 那是逆境中的逆镜 可是天下太平的环境给了我们什么 国家是后盾 人民是源泉 班长哄着 连长罩着 物资有人供给着 你们有谁面临过真正的逆境 孤立无援 无依无靠 举个手都想来A大队吧

成才:想

袁朗:从来这起 你们就要靠自己 没有安慰 没有寄托 甚至没有理想 没有希望 从这里边走出来的人是我要的人

老兵

成才:是

注意军容

成才

:是

许三多

成才:向左转 齐步走哎许三多

许三多:嗯

成才:你发没发现 他们现在不看咱俩了

许三多:看什么

成才:呆劲又上来了 你忘了 咱俩刚来老A的时候 他们都拿咱们当怪物看看咱俩 现在他们不看咱俩了 证明咱们跟他们终于一样了 哎 那小子敢看咱俩

齐桓:快点 快点 干什么呢 磨磨叽叽的 干什么呢 怎么又是你 在屋里种地呢

吴哲:报告 应该提前通知

齐桓:你算老几呀别忘了你的身份 南瓜 南瓜 南瓜一堆臭南瓜 下次再这样 我就把这些东西 扔进厕所去

吴哲:是

齐桓:向右转 左后转弯 齐步走横什么 欠收拾啊 要是欠收拾你就横 毛病 听我口令 向后转原地踏步走 进屋 把门关上干什么呢你 啊 立定 你的铺 赶快收拾

许三多:是

齐桓:怎么着 我还得给你请个保姆啊 伺候你啊 快点收拾

许三多:是

齐桓:脱鞋

许三多:是

齐桓:你那个嘴 除了是和嗯 就不会发出别的声了

许三多:是

齐桓:讲个笑话

许三多:从前有一个人头痛 去医院里看大夫 大夫问他 哪儿疼 他说头疼 后来那个大夫拿个改锥又过来了

齐桓:行行行 行了 我以为我死了你给我念悼词呢 你们那几个谁会讲 换过来一个

许三多:报告 吴哲

齐桓:谁

许三多:吴哲最能说

齐桓:就是那个娘们儿叽叽的 我就是看不惯他 找茬我干死他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们俩一拨的

许三多:报告我们不会拉帮结伙

齐桓:你还算老实 服帖点儿 能在这儿多呆几天 主要是在我跟前机灵点 别木木呆呆的

许三多:是 报告 明天干什么

齐桓: 拯救地球 你干的来吗 废话 训练

许三多:是

许三多内心读白

折磨我们的教官消失了 折磨我们的人并没有消失 记分册没有了 只剩下机械 单调 冰冷和重复 我们甚至怀念教官 他在时还有挑战和愤怒 不会在适应中一点点放弃 我和成才 吴哲 甚至都没有交流的时候 我们分了三个寝室

齐桓:死不喘气的 哎 跟你说话呢 透露点内幕想知道吗

许三多:什么内幕

齐桓:下个星期任务 闲来没事 给你透个风

许三多:关于什么任务

齐桓:削你们 你真以为削你们这帮南瓜啊 我倒想 是对抗 削你们这帮二流的南瓜部队

许三多:部队只是职能不同 没什么几流几流的

齐桓:明天我弄张纸条写上真理两个字 钉在你嘴上 打废你们 打残你们 老A才是老大 知道吗 什么叫老A ABCDEFG A才是老大

许三多:那跟钢七连不是打成平手 那A是不是要分大A小A

齐桓:我发现你这个嘴有的时候挺麻利的嘛 削你们越狠 我们经费越足 这就是现实 知道吗 想什么呢 想得眉头皱得跟铁疙瘩似的

许三多:没想什么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我想到七连惨败之前 老A们也这样对话 如果让我刻骨铭心的一切 仅仅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想揍他 为了七连

吴哲:核生化防护服

齐桓:闭嘴一级准备

许三多内心读白

对我这个前装甲团的步兵来说二级战备足以让全团枕戈待旦 一级战备则是从未经历过的事情 战争 和谁的战争 NBC不是电台 和球赛也没有关系 NBC是核武器 生物武器化学武器 大规模毁灭性杀伤武器

齐桓:起立 坐下

铁路:你们中队长 公事外出 今天由我代替指挥 播放

女记者:观众朋友 今天下午三点钟的时候 一群有组织的反社会份子 劫持了我市东郊第二化工原料加工厂 他们声称已经在厂房各处安排了 大量的炸药 警方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赶到 现在正在和歹徒进行交涉 我们从警方那里了解到 他们手里现在持有大量的武器 这里是跟踪报道 被歹徒劫持的化工厂 五年前转型成为 重要的化工原料集散基地 那么歹徒选择这里一定是 有着周密的计划 我们在这里看到了紧急出发的部队 是防化部队和装甲部队 刚刚发生了爆炸 现在是下午六点四十分左右 之前的谈判已经结束 歹徒声称会有所行动 那么是 我们没有想到是这样的行动 要炸塌这样一座建筑 是需要大量的炸药

不要拍了 不要拍了 这里危险 请离开这里

铁路:因为考虑到此事公布 将会引发的社会反应 你们刚才看到的新闻 在播出之前 就被取消了 我说的情况是媒体所不知道的 歹徒劫持的工厂 存放有大量的磷 硝 钾 等易燃易爆化学物品 一共有一万零四百五十七吨 刚才的爆炸声只是示威 问题的严重我想你们已经很清楚了 即使歹徒没有炸药 仅凭燃烧释放那些剧毒气体 就足已经能够让这个城市成为一座死城 如果那些毒 气 随季风的飘散 后果将不堪设想 更为棘手的是 歹徒到现在没有提出任何的要求 市民正在进行紧张的疏散当中 周边的部队也已出动 我们基地派出的分队 已经到达现场 希望你们能够解决这个危机 你们中队的防化装备已

经送到 随时准备行动 现在我命令 全体在此待命 包括睡觉和吃饭

许三多内心读白

整个晚上我都在想接触过的武器 穿 甲弹 燃烧弹 钢尖弹 碎甲弹 平头弹 穿甲燃烧弹 我在想 它们打在我的身上会是怎样

成才:你们不去试试

许三多:防弹吗

成才:好像不防

吴哲:三多在现场我们最好的防御 是自己的反应

成才:对 他说的没错 在一个充满化学物品 充满炸药 还枪弹横飞的地方 全靠自己的反应 许三多记住 到了现场 只有打的中的目标和打不中的目标 没有好的目标和坏的目标

吴哲:三多你太善良了 会让你失去防御能力的

齐桓:吵吵什么呢睡觉

成才:没事 别怕

许三多:你不怕吗

成才:你看我像怕的样子吗

齐桓:起床 换装 快点出发 快点快点快点 快快 快快点快点

许三多内心读白

也许危机已经解决 也许更理想一些 什么都没发生 没人受到伤害 只是做了个梦

齐桓:你这么早把它带上干什么呀

C2:和他一组真倒霉

齐桓:检查通话情况 我会在耳机里 汇报最新的情况 听不清楚就回话 昨晚发生正面接火 歹徒将两处炸点引爆 造成有害气体泄露幸亏没大规模扩散 现歹徒挟人质 退守到主要仓库 也就是最后一处炸点 我们是C组 你们是G组 代号为1 2 3 4要不惜一切代价予以拆除 注意 是不惜代价 完毕

C2:C2良好

C3:C2良好

C2:C4你没晕车记录啊

齐桓:是吓的537点汇合 C4

含氰钾化合物 浓度致命 下

C1这是拿命玩儿

士兵突击台词2016-12-09 01:36:27 | #3楼回目录

第十八集

伍六一:隐蔽

甘小宁:我可想走啦 可是我现在一点劲都没有了

许三多:我这有吃的 走

甘小宁:班长 班长你太好了 我就知道 我知道你有一份口粮没吃是吧 班长在哪儿呢 在哪儿呢

伍六一:对对 哎 你吃 你吃他那份 那是他的最后储备 你吃

甘小宁:我说着玩呢 我能吃他那份口粮吗 那点口粮算什么呀 我饭量大着呢 你不信问白铁皮 有一次我俩打赌 这么大的肉包子 鲜的 我吃九个 想起白铁皮 听说他开了一家小公司 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伍六一:你再叨叨我把你舌头剁下来吃了

甘小宁:干什么呀 这都是干什么呢 啊 咱们都是二十世纪的大好青年啊趴在这挨饿 还为一份早餐争来争去的

许三多:话太多 耗掉的是你自己

成才:其实你说的没错 这本来就是个游戏你玩不起 退出

甘小宁:你才退出呢 我喘口气就起来 现在喘气是一种享受 我喘口气 你们让我享受半分钟 就半分钟

伍六一:走

成才:撤走

伍六一:喝水

甘小宁:快跑别管我了 快走

成才:快撤

伍六一:快撤快撤

许三多:甘小宁班长 甘小宁 给丢了

伍六一:我知道

许三多:被淘汰了

伍六一:别说了

许三多:为啥

伍六一: 他存心的

许三多:我找他去

成才:许三多 你懂不懂 他自己放弃的 他抗不住饿

许三多:不是的

成才:上哪去你 你上哪去 上哪去

伍六一:许三多 你真的不知道他是为什么吗

许三多:反正你们说的不对

成才:除了这个原因还有啥

伍六一:他饿不起了 他饿不起了 他吃不下老鼠 吃不下老鼠没错 可是他也知道 他顶不住了 不抛弃 不放弃 我们不会抛弃他 可是他也不想拖我们后腿 就这样

成才:你懂不懂

许三多:这个傻子 他要是和我们一起冲到最后多好啊

伍六一:他怕他忍不住吃了你那份口粮 他知道 那是你留在最后 冲刺用的

许三多:他还是很想和我们一冲到最后的 是不是

伍六一:少废话走

成才:快走 走快

甘小宁:有水吗 给点水啊

齐桓:水壶兄弟啊 慢点吃 别噎着 啊 营地里给你准备了烤羊

甘小宁:别提烤羊 一提烤羊我都不恨你了

齐桓:猎豹注意 猎豹注意有六名向你方向逃去 有六名向你方向逃去完毕

甘小宁:香肠 你们要真是敌人就好了 我直接就在这把你们打晕 然后破坏你们的通讯器材

齐桓:人要是死了说一些活着想说的话 你觉不觉得 是不是有点晚了

甘小宁:面包真好吃啊

无名兵:这路走了一多半了吧

成才:如果方向没错的话

无名兵:这地方咋参照物都一样呢

无名兵:我还

是建议七点的方向 来换把手

伍六一: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他不行了 再这么下去 拖成严重脱水 想救都救不回来了

成才:许三多 你还是省了吧 你那点口粮救不回一条命 还是留给自己吧

许三多:我们不能替他做决定

成才:他快撑不下去了

许三多:那也不行

成才:会死人的

许三多:我不管

成才:许三多 就你仁义 你慈慈悲 我们 我们都是王八蛋 不抛弃 不放弃说的没错 可是得分时候 这时候就必须放弃他如果醒着 他自己也会弃权的 快说话 怎么办 问你们话呢 该说话的时候没一个人站起来 婆婆妈妈一帮娘儿们 好坏人我做 替你们 也替他解决问题

伍六一:他说的对

无名兵:兄弟做得对

成才:滚 蛋 走

伍六一:成才 你用了自己的求救弹 那你呢

成才:我用不着

伍六一:那么肯定

成才:现在有三个名额 我一定是三分之一 如果只有一个名额 我一定是那一个

伍六一:成才 七连在的时候 你和许三多是我最不喜欢的两个人 七连没了 你们俩又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人

成才:荣幸

伍六一:你要的很实际 这不是罪过 你用不着内疚 说你跟我们在一起是为了用的上 也是 也不是 走

成才:没错 也是也不是

伍六一:确认方向

无名兵:好的

许三我:我认为是四点方向

无名兵:我认为是七点方向

成才:你们搞清楚 这个地方 差一点方向可能差几十公里 错了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无名兵:一点参照物都没有只能凭直觉了

成才:许三多你呢

许三多:我也是直觉

成才:什么直觉啊 这个时候凭直觉 我直觉还六点方向呢

伍六一:别扯没用的 到底往哪儿走

无名兵:我还是建议七点

无名兵:我也走七点 我们俩一个团的

伍六一:许三多 你往哪儿走

许三多:那边 四点方向

成才:你们这不是搞分裂吗

伍六一:你直觉对吗

无名兵:我觉得对

伍六一:成才 你往哪儿走 别有情感倾向 直接说

成才:我觉得是六点方向 我和他们走 如果错了还有时间调整

无名兵:那好吧兄弟 对不住了 这事完了之后 我们成为朋友

伍六一:没事 迷路的时候该有个主见

无名兵:走

成才:许三多你错了这次你一定错了

成才:哎 哎嘘嘘 是我

伍六一:这条路不能走了 看来他们是要在这耗到底了 你咋回来了

成才:我对你俩放心不下呗 而且我想了没有我 你俩完成不了任务

许三多内心读白

成才回来后 话变的很多 我明白 他回来 是出自于信任 他必须说服自己 继续信任我们 成才一向只信自己 现在他的天平 在倾斜 可惜挑了个不该说话的时候

成 才:哎哎 跟你俩说实话吧 刚才我跟那俩呆兵 越走感觉越不对 七点方向肯定是错的 许三多 我这次把宝 可都押你身上了 四点方向 一定没错 到时候 咱们就是三个老乡 三个老A 最后变成三个老铁 黄金搭档 一定把他们老A震的咣咣响

伍六一:你话太多了吧

成才:好好 我不说 不说了 要不你俩休息会 我替你俩放个哨啥的 啊 休息会 要不要

伍六一:我们走

成才:许三多过来 你看这儿

许三多:这地方怎么这么熟啊

成才: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又绕回去了

伍六一:看准了 草原上一模一样的地方多着呢

许三多:转过这座山就有条路走

伍六一:怎么了

成才:这鬼地方 刚从这逃出来 绕来绕去 绕这来了

许三多:你看 这就是红三连五班的驻地 我们脚底下就是专用的输油管道

许三多内心读白

又回到这了 身边嗖嗖飞过的蚂蚱 被李梦叫做流弹 老魏他们总看着大肋腮帮子的沙鼠说 那真象许三多

连长说 年少轻狂 幸福时光

成才:许三多 你的路

五班新兵:班长班长 那一针见血在几频道啊 班长 几频道

薛林:我来我来

五班新兵:快点儿

许三多:我们可以看电视了

成才:这几个臭小子 欠收拾 我不在 居然管班副都叫班长了

伍六一:躲在这个地方让他们发现了成笑话了

成才:放心吧 凭我们三个 在这猫一个星期也没有人发现 再说了 不管这再孬 也叫军营 老A和侦察营再牛 也不敢轻意到友军的军营乱折腾吧 想信我没错的 走走

伍六一:许三多 抓紧时间休息

许三多:我再看看

成才:他从新兵连就直接被发到这来了 理解万岁吧

伍六一:成才 你是怎么来这的

成才:伍班副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伍六一:咋了

成才:马上就要进老A的人了 侦察能力一点都不强 这是啥地方 厨房我终于发现 五班的优点了 你们知道 现在这世界上 啥玩意儿最宝贵 这东西 现在给我一座金山我也不换 啥 以前这帮小子的臭毛病 我都批评他们好多次了 他们一天要做出几天的饭来 可现在看 这毛病简直 简直太可爱了 来老兵 报答你今天的早饭 没有它 我们仨早趴下了 来拿着 三多 吃啊吃啊 咋了你俩

许三多:这个 我们不该吃吧

伍六一:对

成才:哎 为啥不该吃啊

许三多:假设敌情 是在没有人烟 荒野之上 没有这个怎么办 所以咱们不能吃 吃了就等于作弊

成才:你脑子进水了 这是啥地方 咱们吃了谁知道

伍六一:但是 放回去

成才:你们俩怎么了 宁肯吃早晨那老鼠肉 也不吃这个

伍六一:那就恶 心一小时 吃这个 恶心一辈子

成才:对恶心 我恶心 你俩高尚行了吧 我是坏

人 你俩好人 你们不吃 我吃 告诉你 不仅吃 我还揣 等你们饿的不行了饿的走不动了 我再我再喂你俩 我吃

许三多:成才

成才:你们俩记着 我跟你们俩是一队的 我也一直饿 早晨老鼠肉我也吃了 这不是馒头 这对咱仨来说是啥 是机会 懂不懂 咱把这馒头吃了 咱就可能进前三 咱就有可能进老A你们懂不懂 这是机会

伍六一:成才我告诉你 偷奸耍滑 不是机会

许三多:成才吃这个

成才:许三多 我要是把这馒头吃了 我也就烂个肠胃 我把你这东西吃了 我整个人都得烂了

伍六一:怎么样

许三多:成才

成才:快快

伍六一:怎么了

成才:我现在想撒尿

许三多:啊

成才:后边后边就是咱们要找的阵地 许三多咱们赢了 咱们赢了 咱们当老A了 后边就是我们要找的阵地 没错吧 山包 水泡 松树林 松树林里有三个位子 老A的位子 我们仨的位子 走 东北两点方向 三十五人五个老AMD狙击手有把九五狙 一会抢过来用用 三个 不对 四个机枪点哨 两部热成像观察仪 没发现机动车 不对 不 对不对 没有指挥所 伍班副 你过来看看

许三多:怎么了

成才:他们阵地选的太鬼了 中间是片洼地 根本看不到指挥所 三十五个人 已经是一个加强排了 绝不可能只是表面这点重火力啊 有问题

伍六一:只能潜入

成才: 潜什么入啊 除非挖地道 我们又不是老鼠 你自个看 怎么样

伍六一:没处下嘴 正面进攻都得动用连以上的部队给

成才:这帮死老A 怎么样

许三多:咱们从海泡里游过去

伍六一:你知道这个季节海泡子的气温是多少吗

许三多:正午是九度左右

伍六一:现在不是正午 都饿了俩天了 体温严重流失

成才:不行 会死在水里边的

许三多:我去试试

伍六一:你一个人去不行 我跟你去 成才你掩护我们

成才:我水性也不差 要去一起

伍六一: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 你那把枪的优势 拉开距离才好使 万一有个闪失 我们需要那把枪

许三多:要快 咱们一定要快 要不然时间来不及了 一起吃

成才:你们俩吃吧 你们俩需要热量

伍六一:这几天我吃了你的三倍

伍六一:挺不住说话

许三多:挺得住

伍六一:别咬牙 越咬越抖

许三多:我没咬牙

伍六一:想事 想事 许三多 想事 别放松

许三多:想什么

伍六一:想想 着火了

许三多:好热 好烫啊 挺舒服的 应该让成才过来试试

伍六一:对对 说下去 别停

许三多:我想笑 又想哭

伍六一:以后 以后一起吧

许三多:一起 一起去看班长吧

伍六一:不准睡

许三多:吹熄灯号了吧

伍六一:许三多

吹起床号了 全连集合了

许三多:连队 连队没了

伍六一:全连 都等你了 班长 班长又挨训了 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都是因为你不争气 走啊

伍六一:正中一个半埋入式指挥所 一名中尉 两名少尉 两架无线电台 两名通信员 指挥所左边两个机枪掩体 右边两个机枪掩体

伍六一:谁的 谁的烟

蓝军兵:我的

许三多:幸亏没开枪

伍六一:是没开枪 这烟一里以外都看得见

蓝军兵:对喽

伍六一:走吧

蓝军兵:俩位好走

许三多:再见

蓝军兵:再见

许三多:啊啊啊 我的眼睛 我眼睛看不见了

伍六一:怎么了死老A快走拽住我的包 跟着我走 走走 下去

许三多:我眼睛看不清

伍六一:跳下去 跳下去

许三多:伍班副伍班副你怎么了

伍六一:走

蓝军:注意 十点方向有狙击手

成才:跑 往这边跑 跑

许三多:你脚到底怎么了

伍六一:崴了一下 你哭啥呀

许三多:刚才给晃的

伍六一:走

成才:地图有了吗有了

许三多:有了

成才:快走

伍六一:走

成才:伍六一 你脚怎么了

伍六一:没事崴了一下 快快走

成才:那边打的现在都是咱们的竞争对手 快走快快快

许三多:走啊 快 你的脚不只崴了吧

伍六一:你别管我 快走

成才:来 我扶你一起走 走

伍六一:我没事 全军越野赛我都是冠军

成才:我就知道你行 走 我们赢了许三多

许三多:赢了

成才:仨老乡 仨老A 仨老铁

伍六一:我们赢了 赢了

成才:快快

许三多:你的腿到底怎么了

伍六一:我没事

回复帖子
标题:
内容:
相关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