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刑事证人证言

论刑事证人证言 | 楼主 | 2016-08-24 03:24:58 共有3个回复
  1. 1论刑事证人证言
  2. 2论刑事证据中的证人证言发展与协调
  3. 3刑法诉讼论刑事证据中的证人证言

摘要:证人证言有利于司法人员全面查明案情,证人证言可以用来审查判断其他证据是否真实可靠,凡是知道案件情况并有作证能力的人都可以作为证人,必要时可以进行鉴定后再作决定,刑事诉讼中的见证人应视为特殊的证人。以下是小编整理的3篇最新论刑事证人证言范文,欢迎参阅!

论刑事证人证言2016-08-24 03:22:19 | #1楼回目录

论刑事证人证言

作者:2000级公专法学8班 黄楷敏 指导老师:罗琦

证人证言,是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七种法定证据之一,在我国刑事证据体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无论是英美法系还是大陆法系,以及社会主主义国家的刑事法律中,证人证言都是应用得最为广泛、最为普遍的一种证据。

一、 证人证言的概念和意义

(一)证人证言的概念

证人证言,是指证人将自己所知道的有关案件真实情况,向司法机关所作的陈述。证人证言是证人直接或间接了解的有关案件的情况。证人应当说明他所知道案件情况的确切来源,是亲自看到、听到的,还是从犯罪嫌疑人、被害人、见证人或者其他人那里了解的。如果证人不能说明所知情况的确切来源,而只是证人的估计、猜测、或者道听途说的消息,则不能作为证人证言,而只能作为司法机关调查案件的线索。

证人证言的内容是十分广泛的,凡是证人所知道与案件有关的一切情况,包括案件事实情况和当事人的情况,只要是对查明案件事实有意义的所有情况,都是属于证人证言的范围。

证人证言只要求证人陈述他所知道的案件情况,如实反 1

映客观事实。证人陈述的事实情况越详细、越具体,就越真实,对查明案件事实就越有意义。证人证言则不要求证人对陈述的事实表明态度,发表意见。证人证言只限于证人所了解的案件情况,不包括证人对案件事实 、情节的分析、判断和发表的意见。但是,证人在提供证言时,往往包括证人的看法、见解和判断。遇到这种情况时,司法人员应注意让证人说明判断的根据和理由,以便对证人证言作出正确判断。

证人证言一般是口头陈述的,特殊情况下也可以是书面证言。刑事诉讼法要求证言应当具有口头的形式,以便司法人员经过询问,全面了解证人所提供的情况,对证人证言作出正确判断。必要的时候,司法人员也可以要求证人书写证言,书面证言应由证人签名或盖章。

证人证言是证人直接向司法机关口头或书面陈述其所了解的案件事实 。匿名举报、揭发的材料,不能直接作为证人证言,必要时只能作为查证的线索。证人向其他机关和其他人员所作的陈述,也不能成为证人证言。

(二)证人证言的意义

刑事案件只要发生,就有可能成为周围群众发现和感知。所以,在刑事诉讼实践中,几乎每一个案件都有一个或几个证人来提供证据、证言。因而证人证言是刑事诉讼中经常运用的一种证据,它对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具有重要意义。2

1、证人证言有利于司法人员全面查明案情。证人将其了解的案件发生的时间、地点、原因、后果、行为人的动机、目的、特征等情况,向司法机关提供证言,经常作为直接证据,可靠性较高,这无疑有利于司法机关了解案情,查获犯罪嫌疑人,正确处理案件。

2、证人证言可以作为司法人员提供证据或者收集证据的线索,有利于司法人员进一步收集证据。

3、证人证言可以用来审查判断其他证据是否真实可靠。 正是有了以上的意义,符合案件真实情况的真实证言,有较强的证明力,其证明作用是其他证据无法代替的。

二、 证人资格和诉讼权利义务

(一)证人资格

证人资格,也就是证人的范围,是指哪些人能够作为证人,哪些人不能作为证人的问题。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8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根据这一规定,刑事诉讼中的证人是有一定范围的,作为证人必须具备相应的资格。应当掌握以下几点:

1、凡是知道案件情况并有作证能力的人,都可以作为证人。“知道案件情况”,能够“辨别是非”,能够“正确表达”的人,是取得证人资格的绝对条件。是否可以作为证人, 3

不受性别、年龄、民族、出身、成份、文化程度、财产状况、思想觉悟、表现好坏、社会地位等限制,也不受是否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害人有亲属关系或其他利害关系的影响,只要符合证人的条件,都可以作为证人。

2、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为证人。这一法律规定,在司法实践中要灵活运用。不能因为有些知情人在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就一律取消他们作证的资格。这些人能不能作为证人,关键看他们对客观事物能不能分清是非,能不能正确表述。根据这一标准,只有对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以后,才能确定其能否作为证人。必要时,可以进行鉴定后再作决定。因此“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只是丧失作证资格的相对条件,而不是绝对条件。

3、证人只能是当事人以外知道案件情况的人。只有知道案件情况的人,并非都是证人,案件的当事人由于与案件有直接关系,因此,不能作为证人。

4、由于证人是以知道案件情况为特征的,具有不可替代性,因而决定了证人在刑事诉讼中具有优先地位。

5、证人只能是公民个人、法人和非法人团体不具有证人资格。

6、刑事诉讼中的见证人,应视为“特殊的证人。”见证人,是指与案件无关,而仅在勘验、检查、搜查、扣押和侦 4

查实验等诉讼活动中,被司法人员邀请在现场观察并为此作证的人。一般不需要参加诉讼。但如果发生争议,有可能对程序问题作证。

(二)证人的诉讼权利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人依法享有以下诉讼权利:

1、证人有权要求有关司法人员出示司法机关的证明文件。未经出示相关文件或虚假、隐瞒身份而取得的证言,不具有法律效力。

2、证人有权有本民族的语言、文字进行诉讼。当证人不能掌握非本民族语言、文字,而让证人用非本民族语言、文字作证,所获证言不具法律效力。

3、证人有权按照自己知道的案件情况提供证言,不受任何机关、团体、单位和个人的干涉。受干涉所获证言不具相应法律效力。

4、证人在侦查期间,有权要求对自己的姓名保密和整个诉讼阶段对自己报案、举报的行为保密。

5、证人对司法人员侵犯其诉讼权利和人身侮辱的行为,有权提出控告。

6、证人有权要求司法机关保障自身及其近亲属的安全。《刑事诉讼法》第49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应当保障证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对证人及其近亲属 5

进行威胁、侮辱、殴打或者打击报复,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因此,对证人及其近亲属打击报复行为,证人有权要求司法机关对行为人予以制裁,以保护自身和近亲属的安全。

7、证人有权获得出庭作证通知书。

8、证人有权向司法机关要求补偿因到案作证所支出的费用,以及所减少的劳动收入。

(三)证人的诉讼义务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证人应当履行的诉讼义务主要有以下几项:

1、证人有作证的义务。根据法律规定,因此,证人经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合法传唤,必须按时到指定地点提供证言。证人不得以任何借口,拒绝提供证言。同时也保障司法机关获得必要的证言、证据,诉讼活动和侦查活动能顺利进行。

2、证人有向司法人员如实陈述和回答所提出问题的义务,即证人有如实作证的义务。根据这一项义务,刑诉法和刑法都有相关条文规定,保证义务的履行,其中《刑法》第305条规定了伪证罪,这里应指出的是证人构成伪证罪,必须是“故意作虚假证明”,即“故意作伪证”。这一系列相关条文和义务规定,同时也保证了证言的真实性,提高了证言的可信度。

6

3、证人有义务保守有关秘密。规定这一义务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证人将有关案件情况泄露出去,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干扰其他证人作证,影响被告人、被害人提供证据,妨碍司法机关侦查、起诉和审判工作的顺利进行。

4、证人有遵守法庭秩序的义务。违反这一义务,将受到警告、罚款或者拘留的处罚。

三、对证人证言的审查

对证人证言必须经过审查判断,确定其真实可靠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证据使用。为此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7条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双方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以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刑事案件本身较为复杂,涉及多方面,证人范围广,情况杂,作证态度不一,因而证人提供的证据,证言也是复杂的,存在真实和虚假两种主要情况及真假混杂的情况。另外证言反映情况不够全面精确,是常见的。以上情况概括起来,主要原因如下:

1、证人可能故意提供伪证。有的证人因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或者被害人有亲属或利害关系而作伪证;有的证人因存在思想顾虑,不敢或不愿意如实反映案件事实而作伪证;有的证人因思想品德不好,为了达到个人的某种目的而提供伪证。不管证人的具体动机、目的如何,其主观上都是故意 7

地提供伪证。

2、证人可能无意地提供错证。在刑事诉讼实践中,最诚实的证人也可能无意地提供错证。因为证人虽然主观上有作证的诚实态度和高度的责任心,愿意如实地提供自己所了解的案件情况,但是,证言的形成要经过感受、记忆和表述三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容易受到主观和客观条件的限制和影响。如证人可能没有看清楚或听清楚,或者理解力差,记忆力不好,或者表述不准确,这些都可能使证言不能完全准确地反映案件的真实情况,甚至反映了完全错误的情况。对于证人的无意错证,要和故意伪证严格地区分开来。因为无意错证与故意伪证是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故意伪证是要负伪证罪的法律责任的,无意错证是不负法律责任。

证人证言既可能故意伪证,又可能无意错证,因此,要防止证人证言的伪证和错证,就必须认真审查判断,仔细鉴别,查证属实以后才能加以适用。证人证言未经鉴别和查证核实以前,绝不能轻易相信。审查判断证人证言要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1、审查证人证言的来源是否真实可靠。即主要审查证人所提供的案件情况是怎样知道的。是他自己亲自看到的、听到的,还是听别人说的。如果证人是耳闻目睹的,这属于原始证据,相对来说,其真实性大一些,但也要进一步审查证人感知时的客观环境条件和证人的感受能力,从而作出正 8

确的判断;如果是证人中别人讲的,这属于传来证据,应当按照证人提供的线索,去寻找直接证人,收取原始证据。

2、审查证人与案件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被害人有无利害关系,是否有作伪证的动机。在诉讼实践中可以看到,由于证人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被害人或者案件的处理结束具有利害关系,为了加重或减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罪责,证人往往提供虚假的证言。例如,有的证人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亲朋好友,为了减轻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罪责,就提供有利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的虚假证言。因此,查明证人与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被害人及与案件的关系,弄清证人在主观上是否存在作伪证的动机,是审查证人证言是否真实可靠的重要方法。

3、审查证人证言是否受外界的干扰影响,即查明证人是在什么情况下提供证言的。一般来说,证人在没有思想顾虑和外界压力的情况下,自然提供的证言,比较准确、真实、可靠。如果证人受到别人的指使、收买或者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压力的影响,或者在询问证人的过程中,司法人员采取了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的方法。在这些情况下,证人提供的证言就可能失真。因此,查明证人提供证言是否受外界的干扰影响,是审查判断证人证言的重要方法。此外,还要审查证言笔录是否完整,有无证人的签名或盖章,如果证言笔录不符合法律要求,就不具备法律效力。

9

4、审查证人证言的内容是否合情合理,有无矛盾。证人证言是证人对案件真实情况的反映。真实的证言应当是合情合理,没有矛盾,符合客观实际的。伪证和错证本身是编造的,就会漏洞百出,存在矛盾,经不过查证。所以如果证言所提供的情况前后矛盾,本身存在不合情理的地方,那么,证言的真实性就值得怀疑。需要作进一步对证人的询问,对证言进行分析,对查明案情的证明意义。因为证言的模糊语气,是没有证明力的。

5、审查证人证言的形成过程,查明有无影响证人作出不正确证言的因素。这种因素一般应从主观和客观两方面去分析。主观方面,即证人自身状况,例如证人感知事物的能力低、记忆力不好、表达能力差,这些因素都会影响证人正确作证;客观方面,即外界客观环境和条件,都会影响证人正确作证,例如,案发时天黑、距离远、声音小等自然条件会影响证人正确感知案件事实。因此,审查证人证言时,应当仔细审查有无影响证人作出不正确证言的主客观因素。如遇疑问,应当进行核实,必要时,让证人辨认对质或证力能力鉴定,也可以进行侦查实验,以便作出正确的判断。

6、审查证人证言与案内其他证据是否一致,有无矛盾。真实的证人证言与案内的其他证据应当是一致的,不矛盾的。如果发现不一致,就要认真分析、核查是证人证言不真实还是其他证据不真实。如果两者矛盾不能解决,证人证言 10

真实性就需进一步核实。

四、证人证言司法实践存在问题及完善意见

(一)存在问题

与英美证据法和大陆法系的国家的刑事诉讼法不同,我国刑诉法对证人证言的法律规定简单抽象,下面进行简单比较。

首先,关于证人的法律资格,我国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因此,只要了解案件情况的人,无论其与被告人有何利害关系,其作证的目的,动机如何,也无论其了解的案件情况的渠道如何,是否正当合理,都可以作为证人向司法机关提供具有法律效力的证言。而1975年美国国会通过的《联邦证据规则》规定,作为证人一般具备以下几个条件:第一,要具有表达能力,使自己的证词为陪审员所理解;第二,能理解如实作证的责任,一般是通过证人作证前的宣誓来实现;第三,证人对待证事实具有亲身经验,即证人对事实的了解是通过自己的五官感知的,是直接证据,而非意见证据,对于证人的意见证据美国法庭一般不予采纳。

其次,关于证人证言的法律效力。我国刑诉法第47条的规定,我国立法上实际已明确规定了直接言词证据原则,即所有证人所提供的证言必须以口头形式在法庭上陈述,而不允许只用案卷中的证人证言书面材料作为定罪量刑的依

据。但刑诉法第157条又规定:对未出庭的证人的证言笔录、鉴定人的鉴定结论。应当庭宣读。审判中应当听取公诉人、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人的意见,这是对47条的例外。

而美国《联邦证据规则》中有关证人证言的效力的规定有:第一,如果证人在作证过程中或作证前经法庭裁量决定,出于作证的目的使用书面材料来唤醒记忆是允许的。如果书面材料未按规定制作或移交,法庭将依据公正的要求作出适当的命令,取消该证言;第二,对于有关证人先前陈述不一致的外部证据,除非向该证人提供机会向该证人进行质询,或出于其他合法利益的要求,否则不能采纳;第三,被告人所作不利于自己同时符合法律有关规定的庭前陈述,可以作为具有实质性证明能力的独立证据。

通过以上比较可知,美国刑事诉讼中严格适用直接言词证据原则,基本上排除了任何不能经法庭质证的传闻证据。而我国由于种种因素的制约与影响,导致形成了虽立法上确定了直接言词原则,但在司法实践中,案件开庭审理过程中证人证言的大量的、只是证人接受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询问所作书面证词,这不仅使立法的规定形同虚设,而且在司法实践中也造成了不必要的诉累。如公诉人往往对于案件过程中证人提供的证司朝令夕改而无所适从,法院往往以关键证人未能出庭作证,某位证人的几份证言在某些环节上的不一致为由改变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案件的性质,甚至判决无罪。

另外,在司法实践中由于部分执法人员和公民素质低,造成伪证。由于证人不到庭,言词证言得不到质证,给部分素质低的司法不员有可乘之机,个别司法人员有证不取,甚至出现取证不记笔录,笔录不装入卷宗的严重违法现象。同时又由于不需要接受质证,使一部分低素质证人为了有利或不利一方,而编造伪证的情况。有一起故意伤害案件。郭某与邻居张某素有矛盾,1998年5月的一天,两家发生殴斗。后经法医鉴定张妻构成轻伤。殴斗过程中,郭张二人一直扭打在一起,而郭妻和张妻则也扭打在一起,直到被人拉开。撕打过程中,郭某一直未打过张妻。后经公安机关侦查起诉,却认定张妻轻伤为郭某造成,构成轻伤害。至法庭诉讼阶段,一律师接受委托,发现疑点很多,特别是两个关键证人证言笔录矛盾很大,与事实不符。律师经过艰苦工作,找到四个证人,证人陈述一致,且证明被告郭某确未打过张妻,律师即把所取得的四份证人证言交与法庭,后又对司法机关所调查的前述两证人重新调查,发现其陈述与司法机关调查笔录矛盾很大,律师即向法庭申请,希望其证人出庭但遭到法庭拒绝,开庭时,四位新证人到庭要求作证,同样也遭拒绝。后法庭认定郭某有罪,并处罚。后经二审阅卷,一审法院承办人员不仅没有通知新证和原证人作证,而且抽掉了部分有利被告的证明材料。可见,证言不能以言词形式,缺少质证环节,弊端是相当严重的。同时出现的证言矛盾,前后不一

致,也是司法实践中非常棘手的问题。

(二)完善意见

综上,现行证人证言制度存在不足,需要加以完善。

1、借鉴西方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对我国证人证言制度作出严格规定及要求。必要时,可以对现行刑诉法相关内容进行修改,对证人证言要求是证人必须以言词形式在法庭陈述。

2、强调证人出庭作证的必要性。首先,证人出庭作证是实施新审判方式的关键因素。其次,证人出庭作证有利于保证审判活动的公开、公平、公正,增强控辩双方在庭审中的对抗性与平等性,最大限度保障被告人的基本人权,这是由我国现阶段的控辩双方地位、权利等实际情况所决定的。必要时采取强制措施保证主要证人到庭作证。

3、严格质证制度,经当庭质证的证人证言效力优于未经质证的证人证言笔录。

4、针对司法实践中证人证言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况,可借鉴英美法系相关规定,不予采信,切实保证当事人合法权益和诉讼顺利进行。

5、加强对执法监督的力度,保障法律正确实施。充分发挥国家权力机关、社会、人民团体的职能监督作用。

6、提高执法者的素质,加强业务学习和职业首选修养。

7、提高公民的法律意识,特别是加强作证意识,切实

履行自己的法定义务。

8、完善证人出庭保护制度,应既包括事前预防性措施,也包括事后保护措施;既包括对证人的保护,也应包括对证人的亲属保护;既包括对证人人身的保护,也包括对其财产的保护。这样才能保证证人履行出庭作证义务。

参考书目:

a) 樊崇义、吕萍主编《刑事诉讼法》,中国人民公安

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

b) 曾乐非著《证人证言证据效力及采信规则》国家

检察官学院学报,2002年6月第10卷增刊

c) 马运立著《对完善我国刑事证人证言制度的法律

思考》,政法论丛,1997年第1期

论刑事证据中的证人证言发展与协调2016-08-24 03:23:02 | #2楼回目录

公司诉 讼

理由

是什么?

论刑事证据中的证人证言

郭金夫

证人证言是刑事诉讼中运用得极为普遍的一类证据。由于证人具有既不同于被告人又不同于被害人的独立的诉讼地位,所以证人证言对于揭露犯罪、进一步收集证据、鉴别其他证据的真伪、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一 证人证言的概念与特征

1证人证言是诉讼当事人和被害人之外的第三人就自己所感知或观察的案件事实向侦察机关、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作出的口头的陈述。其特征为:证人证言虽与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口供同属人证范畴,但又具有不同于被害人陈述和被告人口供的特征

(1)通常较为客观。证人具有不同于被害人和被告人的诉讼地位和作证心里。被害人可能出于报复的动机有意无意地夸大犯罪事实;被告人则往往为开脱罪责而否认犯罪事实或故意编造假话;而证人由于一般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在通常情况下比较容易做到客观、公正。基于上述特点,在司法实践中通常都更为重视证人证言的证明作用。说证人证言客观并不意味着任何证人的证言均能客观、真实地反映案件情况,有时证人可能受到罪犯的威胁,害怕事后报复,或与罪犯有特殊关系而不作真实的陈述;即使证人完全摆脱不正常的心里因素,也可能因感知、判断、记忆和复述等能力的影响而作不实陈述。因此,对于证人证言仍然应进行认真的审查判断。至于与诉讼当事人有特殊关系的人如亲属、朋友和有个人恩怨的人等能否作证,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并不能免除这部分人的作证义务。但这类人员因与当事人存在特殊关系,

有可能出于某种动机故意夸大犯罪事实,或者为罪犯开脱罪责。因此司法实践中在使用此类人员所提供的证言时,应特别对其真实性进行审查。

(2)证人证言不可替代。证人证言具有不可替代性,只能由知道案件情况的人作证,而不能找其他人员代替证人作证。某人或某些人了解案件情况,这是特定的和无法选择的,正是这种特定性决定了证人证言不可替代。鉴定人和见证人之所以不同于证人,就在于在鉴定和见证之前,并不了解案件情况,不具有这种特定性,因而他们可以选择和替代。证人证言不可替代性,不仅指不了解案件情况的人不能代替证人作证,还指即使了解同样案情的人也不可相互代替作证。因为每一个证人的品德素质和感受、判断、记忆、复述能力各不相同,不同证人所作的证词必定有一定的差异。在司法实践中不同的证人证言受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而发生较大的误差。因此应当使了解案件情况的各个证人分别作证,并对每个证人的证言都进行认真的核查。

(3)证人的判断和意见能否作为证据。有人认为证人证言中的推测性或判断性陈述,不可作为定案的证据使用。因为对案件事实加以判断属于司法机关的职能。况且,证人因受职业、知识和经验等限制,往往难以对案件作出准确的判断。倘若让其提供判断意见,势必发生诉讼上的立证混乱、提供偏见或预测资料的危险。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把问题绝对化,则失之于片面。笔者认为,在证人证言的形成过程中,必然包含判断的因素。证人在通过感觉器官接受了与案件有关的信息后,必然要对之进行辨别与分类,作出判断,确定刺激物的意义,最后形成概念;。如果没有这一辨认和判断阶段,就不可能存在人们对事物的抽象理解而形成的印象。例如证人说看见一个穿黑衣的老头,用菜刀砍死一个戴眼镜的妇女。在此证言中凶手穿黑衣、是个老头,凶器是菜刀,被害人是一名妇女,实际上就是对数个事物进行的辨别与判断。而且,阅历较广、经验丰富和具有某种专业知识的人对事物作出的判断,通常较一般人更为准确,具有更大的证据价值。例如,同一张等高线地图,对于非专业人员而言,看到的仅是封闭和不规则的圆圈,而制图学家看到的则是生动的地形图,由此可见,证人所做的某种判断性陈述,尤其是具有一定专业知识和生活经验的人所做的判断,具有较高的证据价值。

问题的关键不在与证人的判断是否可作为证据,而在于证人证言中哪一部分判断不具有证据价值,哪一部分判断具有证据价值,如何划清两者的界限。证人所做的判断性陈述,可以划分为体验性判断和意见性判断。所谓体验性判断,指证人依据自己所体验的事实作出的识别与判断。诸如凶手是老头、凶器是菜刀、受害者是妇女都属于体验性判断,此类判断显然具有证据价值。所谓意见性判断,指不是依据自己所体验的材料,或不完全依据所体验的材料,而是依据人们的知识、经验或科学原理作出的推断。例如,有一个证人陈述。在案件发生时,曾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留长发、着风衣的人快速跑出仓库,估计此人就是罪犯。在此陈述中,估计此人就是罪犯就是意见性判断不具有证据价值,因为他所体验的事实只能使他作出有一个身高、长发、着风衣的人跑出仓库的判断,不足以作出此人就是罪犯的判断。

证人的意见性判断不能作为诉讼证据,并不意味着任何意见性判断都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事实上,鉴定结论就属于意见性判断。它是由鉴定人通过对送鉴材料运用科学手段进行比对、鉴别之后所作出的书面结论。鉴定结论并不要求鉴定人对案件事实有亲身体验,而只要求他根据专业知识对送鉴材料提供鉴别意见。

二 证人资格。

证人资格,是指那些人可作为证人,哪些人不可以作为证人。它决定了证人的范围。证人资格看似简单,却是一个涉及是否有足够证人出庭作证,并保证证言的客观真实,从而顺利查明案情,正确处理案件的重要问题。所以,对其进行深入探讨,是十分有必要的。

1中国古代和西方各国有关证人资格的法律规定。对于证人资格,中国封建法律早就作出过种种限制。 唐律规定 :“年满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笃疾,皆不得令其作证。所谓笃疾指病重之人。”还规定 :“诸同居,若大功以上亲,及外祖父母、外孙、若孙之父、夫之兄弟妻,有罪相为隐,部曲奴婢为主隐,皆匆论 。”这条规定的意思是,对于谋反、谋大逆等直接危害封建统治的特殊重罪,任何人都必须作证,不允许相互隐瞒,而对于其它罪行,则必须免除亲属之间相互作证的义务,并且禁止卑幼、部曲和奴婢证实尊长和主人的罪行。这种限制是维护封建纲常秩序的必要手段,充分反映了儒家思想在法制中的指导作用。

西方各国的证据法一般对证人资格不予过多限制。英美证据法认为 :作为自然人只要具备证人的四个条件就有作证的资格。四个条件为 (1)有感受和记忆能力(2)有正确表达的能力(3)亲自耳闻目睹了解事实,

(4)理解宣誓作证的义务。日本证据法规定 :裁判所除本法有特别规定的某些场合外,对任何人均可作为证人进行询问。法国和德国的证据法甚至允许4岁的儿童出庭作证。但也有限制性条款,如美国有些州规定:犯过不名誉罪或作过伪证者没有作证资格。西方各国有关证人资格的法律规定,对于我国学术界深化证人资格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2正确理解我国刑事诉讼法有关证人资格的规定。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8条规定:“凡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这是我国证据制度对证人资格作出的原则性规定,也是衡量人们能否承担作证义务的唯一标准。对于这一规定,主要应从下述两方面加以理解;(1)证人只能是自然人。上述规定中所谓辨别是非、正确表达,是自然人所具有的生理和心里因素,说明我国证据制度只允许自然人充作证人。在司法实践中,某些机关单位和团体出具的加盖公章的材料,常常被当作证据使用。某些办案人员甚至认为这类材料的证明力高于普通证人的陈述。这不符合证据制度的原则与精神。证人证言是诉讼当事人和被害人之外的第三人就所了解的案件情况向司法机关作出的陈述。既然是就所了解的案件情况作出陈述,那么陈述者就必须具有感知和记忆案情的能力,具有辨别是非和正确表达的能力。显然,只有自然人才具有这些生理和心理机能,机关单位和团体是不可能具有的。再则,由证人的诉讼地位与作用决定,法律要求证人承担一定的法定义务。如证人须在法庭上接受审判员、公诉人、被害人、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询问、质证。证人如故意作伪证或隐瞒罪证,须承担伪证罪的刑事责任。上述义务显然只能由自然人承担,机关单位和团体是无法承担的,倘若让这些组织承担,实际上意味着无人承担责任。 在司法实践中,因把单位和团体出具的材料当作证人证言使用,从而影响诉讼的顺利进行,甚至铸成错案的屡见不鲜。因为办案人员对此存在两种分歧意见:一种认为单位出具的材料可作证言使用,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司法机关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调取证据。另一种认为,由不能充任证人的单位出具的材料加以证明的,至于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只能说明司法机关有权向机关、团体调取证据,并不意味单位可以充当证人或以单位证明材料代替证

人证言。(2 )证人必须是生理上健康、精神上正常,达到一定年龄的人。我国证据制度虽然要求了解案情的人都承担作证的义务,但对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和年幼无知的人又给予必要的限制,不赋予其作证的资格。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限制,是因为这部分人不能辨别自己行为或他人行为的性质,不能控制自己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倘若让这部分人作证,并加以采信,势必无法保障客观、公正、准确地认定案件事实,以致铸成冤假错案。

为此:笔者建议创制有关证人资格的除外规则。我国证据制度要求了解案件情况的人都承担作证义务,但在实践中有一部分了解情况的人,由于其所承担的职权职责恰与作证义务相抵触,应考虑免除其作证义务,并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规则。

(1)司法人员不能充当本案证人。侦察、检查、审判人员在履行诉讼职能过程中了解到本案的情况,不能充当本案的证人。因为证人的义务是将所了解的案件情况积极地提供给司法机关。而司法机关的任务,是代表国家追究罪犯的刑事责任。

(2)辩护人不得在受委托的案件中充当证人。辩护人接受被告人有关代理诉讼的委托之后,一般要从各种渠道了解案件的情况。但在此之后,辩护人不能再作为证人就所了解的案件事实向司法机关提供证词。当然,律师及其他身份的人,如果接受诉讼代理之前就了解案件的某些事实,应积极履行作证义务,帮助司法机关查明案情,而不应接受被告人的委托充当辩护人。

(3)关于某些因职业或职责而得知案件事实的人是否可以免除作证义务的问题。在实际工作中,有一部分人因职业或职责而了解案件事实。例如医生了解病人的隐情,记者了解被采访人的私人秘密等等。倘若这些人员将有关情况提供给司法机关,这与其从事的职业或所承担的职责是相抵触的,直接影响到他们所应获得的某种信誉,甚至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应对之进行慎重的处理。

三 如何对待某些证人拒绝作证。

证人拒证的原因有很多,情况也很复杂,司法实践中归纳起来主要有下述几种

1封建法制残余作怪。中国封建统治者一贯奉行儒家“三纲五常”的说教,在法律上强调“父子相为隐”的原则。这种封建法制的沉淀,导致今天“人情大于法”、“亲情大于法”等观念的滋生与蔓延。某些证人考虑到自己的证言可能导致亲人或朋友的不利后果,因而不愿作证,甚至拒绝作证。

2人生观扭曲的影响。经济社会转型期,部分人拜金主义严重,无利不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致使起码的正义感、责任感和良知丧失殆荆所以出现了在光天化日之下歹徒公然行凶,围观者数百,竟无一人愿出证的怪事。

3部分公民法制观念淡保表现为许多公民不知作证是公民应尽的义务,以为与司法机关打交道没好事。

4对证人的保护不利,致使群众接受作证的消极教训。更有甚者,一些凶顽罪犯拉帮结伙,明火执仗,对敢于作证者进行残害,殃及四方,在一些地方形成恶劣的小气候,令群众丧失安全感,更不用说公开作证了。

5某些司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不尊重证人的合法权益,对证人缺乏耐心,态度不和蔼,这导致部分群众产生不愿同司法机关合作、对作证厌烦和抵触情绪。

6法律规定的欠缺。我国诉讼法虽然规定了公民作证的义务,但对证人拒证的法律责任未予规定。这使部分公民产生不履行作证义务也不会承担责任,还可避免作伪证之嫌的想法。而作为司法机关,因缺乏有关执法的依据,对证人拒绝作证也无可奈何。

7证人自身存在某些复杂的心里因素。如胆怯、羞耻、虚荣心、怕坏人报复等等。

因此解决证人拒证的法律思考迫在眉睫。由于证人拒证是由于复杂的社会因素和心里因素所造成的,所以应通过多种途径,采取多种手段加以消除。如进行普法教育,强化公民的法律意识;提高办案人员素

质避免出现侵害证人合法权益的现象;严惩对证人打击报复的行为,确保证人安全等。但重要的是应制定解决证人拒证的对策与措施。为此笔者建议:

1建立对证人拒证予以制裁的制度。

根据法学基本理论,任何法律规范都应由条件、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三要素构成。尤其是法律后果,体现了国家的强制力,是保障行为模式付诸实践的必不可少的手段。法律的约束力就表现在其拥有强制手段;倘若规范与强制手段分离法律将徒具空文而已。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这一规范包括了条件和行为模式部分,但缺乏强制措施,实际上没有约束力。鉴于上述情况笔者建议法律应作出规定,对证人拒绝作证的行为给予必要的法律制裁;对于情节轻微的,可采取拘役、司法拘留和罚款等强制措施;对情节恶劣、危害极大的,可按拒证罪给予必要的刑法处罚。

2建立有关证人的刑事责任豁免制度。司法实践中遇到这样的情况:某些证人因与犯罪有某种瓜葛,或提供证言于己不利,明明知晓案件情况,却担心拨出萝卜带出泥,拒不作证。例如,一盗窃犯企图入户行窃,发现屋中有人纵火杀人。该盗窃犯因怕人被追问为何出现在现场而暴露出盗窃行径,所以不愿吐露真情,后来人们怀疑其是纵火犯时,才被迫和盘托出。

为了免除证人的后顾之忧,将所见所闻彻底讲出,以利于迅速查处严重犯罪,笔者建议建立证人作证的刑事责任豁免制度。这种制度赋予证人受到一种特殊的法律保护权利,即证人因证实重要案情而提供于己不利的证词时,司法机关可以酌情减免其法律责任。

3加强对证人的法律保护制度。法律对于保护证人的人身安全应作出相应的具体规定。对于打击报复证人的应严加追究,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可采取拘留、罚款等强制措施;情节严重、危害较大的可比照刑法第254条以报复陷害罪论处。另一方面,法律对于证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也应作出相应规定。

四、保障证人证言的真实性,笔者建议:应认真贯彻当庭询问质证的制度。对于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可以采取多种方法进行审查判断,但最重要的是当庭传唤证人接受询问和质证;这种方式的特殊作用是其

他审查方式无法比拟的,因此,刑事诉讼法第47条明确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上述规定并未得到切实的遵行。司法实践中,通过当庭传询质证使错案得以纠正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由此可见,坚持让证人出庭作证,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形式,它对于保证办案质量、避免铸成错案,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制度。

刑法诉讼论刑事证据中的证人证言2016-08-24 03:22:00 | #3楼回目录

论刑事证据中的证人证言

郭金夫

证人证言是刑事诉讼中运用得极为普遍的一类证据。由于证人具有既不同于被告人又不同于被害人的独立的诉讼地位,所以证人证言对于揭露犯罪、进一步收集证据、鉴别其他证据的真伪、正确认定案件事实,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一 证人证言的概念与特征

1证人证言是诉讼当事人和被害人之外的第三人就自己所感知或观察的案件事实向侦察机关、检察机关和审判机关作出的口头的陈述。其特征为:证人证言虽与被害人陈述、被告人口供同属人证范畴,但又具有不同于被害人陈述和被告人口供的特征

(1)通常较为客观。证人具有不同于被害人和被告人的诉讼地位和作证心里。被害人可能出于报复的动机有意无意地夸大犯罪事实;被告人则往往为开脱罪责而否认犯罪事实或故意编造假话;而证人由于一般与案件没有利害关系,在通常情况下比较容易做到客观、公正。基于上述特点,在司法实践中通常都更为重视证人证言的证明作用。说证人证言客观并不意味着任何证人的证言均能客观、真实地反映案件情况,有时证人可能受到罪犯的威胁,害怕事后报复,或与罪犯有特殊关系而不作真实的陈述;即使证人完全摆脱不正常的心里因素,也可能因感知、判断、记忆和复述等能力的影响而作不实陈述。因此,对于证人证言仍然应进行认真的审查判断。至于与诉讼当事人有特殊关系的人如亲属、朋友和有个人恩怨的人等能否作证,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并不能免除这部分人的作证义务。但这类人员因与当事人存在特殊关系,有可能出于某种动机故意夸大犯罪事实,或者为罪犯开脱罪责。因此司法实践中在使用此类人员所提供的证言时,应特别对其真实性进行审查。

(2)证人证言不可替代。证人证言具有不可替代性,只能由知道案件情况的人作证,而不能找其他人员代替证人作证。某人或某些人了解案件情况,这是特定的和无法选择的,正是这种特定性决定了证人证言不可替代。鉴定人和见证人之所以不同于证人,就在于在鉴定和见证之前,并不了解案件情况,不具有这种特定性,因而他们可以选择和替代。证人证言不可替代性,不仅指不了解案件情况的人不能代替证人作证,还指即使了解同样案情的人也不可相互代替作证。因为每一个证人的品德素质和感受、判断、记忆、复述能力各不相同,不同证人所作的证词必定有一定的差异。在司法实践中不同的证人证言受主客观因素的影响而发生较大的误差。因此应当使了解案件情况的各个证人分别作证,并对每个证人的证言都进行认真的核查。

(3)证人的判断和意见能否作为证据。有人认为证人证言中的推测性或判断性陈述,不可作为定案的证据使用。因为对案件事实加以判断属于司法机关的职能。况且,证人因受职业、知识和经验等限制,往往难以对案件作出准确的判断。倘若让其提供判断意见,势必发生诉讼上的立证混乱、提供偏见或预测资料的危险。这种观点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把问题绝对化,则失之于片面。笔者认为,在证人证言的形成过程中,必然包含判断的因素。证人在通过感觉器官接受了与案件有关的信息后,必然要对之进行辨别与分类,作出判断,确定刺激物的意义,最后形成概念;。如果没有这一辨认和判断阶段,就不可能存在人们对事物的抽象理解而形成的印象。例如证人说看见一个穿黑衣的老头,用菜刀砍死一个戴眼镜的妇女。在此证言中凶手穿黑衣、是个老头,凶器是菜刀,被害人是一名妇女,实际上就是对数个事物进行的辨别与判断。而且,阅历较广、经验丰富和具有某种专业知识的人对事物作出的判断,通常较一般人更为准确,具有更大的证据价值。例如,同一张等高线地图,对于非专业人员而言,看到的仅是封闭和不规则的圆圈,而制图学家看到的则是生动的地形图,由此可见,证人所做的某种判断性陈述,尤其是具有一定专业知识和生活经验的人所做的判断,具有较高的证据价值。

问题的关键不在与证人的判断是否可作为证据,而在于证人证言中哪一部分判断不具有证据价值,哪一部分判断具有证据价值,如何划清两者的界限。证人所做的判断性陈述,可以划分为体验性判断和意见性判断。所谓体验性判断,指证人依据自己所体验的事实作出的识别与判断。诸如凶手是老头、凶器是菜

刀、受害者是妇女都属于体验性判断,此类判断显然具有证据价值。所谓意见性判断,指不是依据自己所体验的材料,或不完全依据所体验的材料,而是依据人们的知识、经验或科学原理作出的推断。例如,有一个证人陈述。在案件发生时,曾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留长发、着风衣的人快速跑出仓库,估计此人就是罪犯。在此陈述中,估计此人就是罪犯就是意见性判断不具有证据价值,因为他所体验的事实只能使他作出有一个身高、长发、着风衣的人跑出仓库的判断,不足以作出此人就是罪犯的判断。

证人的意见性判断不能作为诉讼证据,并不意味着任何意见性判断都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事实上,鉴定结论就属于意见性判断。它是由鉴定人通过对送鉴材料运用科学手段进行比对、鉴别之后所作出的书面结论。鉴定结论并不要求鉴定人对案件事实有亲身体验,而只要求他根据专业知识对送鉴材料提供鉴别意见。

二 证人资格。

证人资格,是指那些人可作为证人,哪些人不可以作为证人。它决定了证人的范围。证人资格看似简单,却是一个涉及是否有足够证人出庭作证,并保证证言的客观真实,从而顺利查明案情,正确处理案件的重要问题。所以,对其进行深入探讨,是十分有必要的。

1中国古代和西方各国有关证人资格的法律规定。对于证人资格,中国封建法律早就作出过种种限制。 唐律规定 :“年满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笃疾,皆不得令其作证。所谓笃疾指病重之人。”还规定 :“诸同居,若大功以上亲,及外祖父母、外孙、若孙之父、夫之兄弟妻,有罪相为隐,部曲奴婢为主隐,皆匆论 。”这条规定的意思是,对于谋反、谋大逆等直接危害封建统治的特殊重罪,任何人都必须作证,不允许相互隐瞒,而对于其它罪行,则必须免除亲属之间相互作证的义务,并且禁止卑幼、部曲和奴婢证实尊长和主人的罪行。这种限制是维护封建纲常秩序的必要手段,充分反映了儒家思想在法制中的指导作用。西方各国的证据法一般对证人资格不予过多限制。英美证据法认为 :作为自然人只要具备证人的四个条件就有作证的资格。四个条件为 (1)有感受和记忆能力(2)有正确表达的能力(3)亲自耳闻目睹了解事实,

(4)理解宣誓作证的义务。日本证据法规定 :裁判所除本法有特别规定的某些场合外,对任何人均可作为

证人进行询问。法国和德国的证据法甚至允许4岁的儿童出庭作证。但也有限制性条款,如美国有些州规定:犯过不名誉罪或作过伪证者没有作证资格。西方各国有关证人资格的法律规定,对于我国学术界深化证人资格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2正确理解我国刑事诉讼法有关证人资格的规定。我国刑事诉讼法第48条规定:“凡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或者年幼,不能辨别是非、不能正确表达的人,不能作证人。”这是我国证据制度对证人资格作出的原则性规定,也是衡量人们能否承担作证义务的唯一标准。对于这一规定,主要应从下述两方面加以理解;(1)证人只能是自然人。上述规定中所谓辨别是非、正确表达,是自然人所具有的生理和心里因素,说明我国证据制度只允许自然人充作证人。在司法实践中,某些机关单位和团体出具的加盖公章的材料,常常被当作证据使用。某些办案人员甚至认为这类材料的证明力高于普通证人的陈述。这不符合证据制度的原则与精神。证人证言是诉讼当事人和被害人之外的第三人就所了解的案件情况向司法机关作出的陈述。既然是就所了解的案件情况作出陈述,那么陈述者就必须具有感知和记忆案情的能力,具有辨别是非和正确表达的能力。显然,只有自然人才具有这些生理和心理机能,机关单位和团体是不可能具有的。再则,由证人的诉讼地位与作用决定,法律要求证人承担一定的法定义务。如证人须在法庭上接受审判员、公诉人、被害人、被告人和辩护人的询问、质证。证人如故意作伪证或隐瞒罪证,须承担伪证罪的刑事责任。上述义务显然只能由自然人承担,机关单位和团体是无法承担的,倘若让这些组织承担,实际上意味着无人承担责任。 在司法实践中,因把单位和团体出具的材料当作证人证言使用,从而影响诉讼的顺利进行,甚至铸成错案的屡见不鲜。因为办案人员对此存在两种分歧意见:一种认为单位出具的材料可作证言使用,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五条规定,司法机关有权向有关单位和个人收集、调取证据。另一种认为,由不能充任证人的单位出具的材料加以证明的,至于刑事诉讼法第四十五条的规定,只能说明司法机关有权向机关、团体调取证据,并不意味单位可以充当证人或以单位证明材料代替证人证言。(2 )证人必须是生理上健康、精神上正常,达到一定年龄的人。我国证据制度虽然要求了解案情的人都承担作证的义务,但对生理上、精神上有缺陷和年幼无知的人又给予必要的限制,不赋予其作证的资格。之所以作出这样的限制,是因为这部分人不能辨别自己行为或他人行为的性质,不能控制自己行为

所造成的后果,倘若让这部分人作证,并加以采信,势必无法保障客观、公正、准确地认定案件事实,以致铸成冤假错案。

为此:笔者建议创制有关证人资格的除外规则。我国证据制度要求了解案件情况的人都承担作证义务,但在实践中有一部分了解情况的人,由于其所承担的职权职责恰与作证义务相抵触,应考虑免除其作证义务,并结合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规则。

(1)司法人员不能充当本案证人。侦察、检查、审判人员在履行诉讼职能过程中了解到本案的情况,不能充当本案的证人。因为证人的义务是将所了解的案件情况积极地提供给司法机关。而司法机关的任务,是代表国家追究罪犯的刑事责任。

(2)辩护人不得在受委托的案件中充当证人。辩护人接受被告人有关代理诉讼的委托之后,一般要从各种渠道了解案件的情况。但在此之后,辩护人不能再作为证人就所了解的案件事实向司法机关提供证词。当然,律师及其他身份的人,如果接受诉讼代理之前就了解案件的某些事实,应积极履行作证义务,帮助司法机关查明案情,而不应接受被告人的委托充当辩护人。

(3)关于某些因职业或职责而得知案件事实的人是否可以免除作证义务的问题。在实际工作中,有一部分人因职业或职责而了解案件事实。例如医生了解病人的隐情,记者了解被采访人的私人秘密等等。倘若这些人员将有关情况提供给司法机关,这与其从事的职业或所承担的职责是相抵触的,直接影响到他们所应获得的某种信誉,甚至严重影响他们的工作。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应对之进行慎重的处理。

三 如何对待某些证人拒绝作证。

证人拒证的原因有很多,情况也很复杂,司法实践中归纳起来主要有下述几种

1封建法制残余作怪。中国封建统治者一贯奉行儒家“三纲五常”的说教,在法律上强调“父子相为隐”的原则。这种封建法制的沉淀,导致今天“人情大于法”、“亲情大于法”等观念的滋生与蔓延。某些证人考虑到自己的证言可能导致亲人或朋友的不利后果,因而不愿作证,甚至拒绝作证。

2人生观扭曲的影响。经济社会转型期,部分人拜金主义严重,无利不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致使起码的正义感、责任感和良知丧失殆荆所以出现了在光天化日之下歹徒公然行凶,围观者数百,竟无一人愿出证的怪事。

3部分公民法制观念淡保表现为许多公民不知作证是公民应尽的义务,以为与司法机关打交道没好事。

4对证人的保护不利,致使群众接受作证的消极教训。更有甚者,一些凶顽罪犯拉帮结伙,明火执仗,对敢于作证者进行残害,殃及四方,在一些地方形成恶劣的小气候,令群众丧失安全感,更不用说公开作证了。

5某些司法人员在取证的过程中,不尊重证人的合法权益,对证人缺乏耐心,态度不和蔼,这导致部分群众产生不愿同司法机关合作、对作证厌烦和抵触情绪。

6法律规定的欠缺。我国诉讼法虽然规定了公民作证的义务,但对证人拒证的法律责任未予规定。这使部分公民产生不履行作证义务也不会承担责任,还可避免作伪证之嫌的想法。而作为司法机关,因缺乏有关执法的依据,对证人拒绝作证也无可奈何。

7证人自身存在某些复杂的心里因素。如胆怯、羞耻、虚荣心、怕坏人报复等等。

因此解决证人拒证的法律思考迫在眉睫。由于证人拒证是由于复杂的社会因素和心里因素所造成的,所以应通过多种途径,采取多种手段加以消除。如进行普法教育,强化公民的法律意识;提高办案人员素质避免出现侵害证人合法权益的现象;严惩对证人打击报复的行为,确保证人安全等。但重要的是应制定解决证人拒证的对策与措施。为此笔者建议:

1建立对证人拒证予以制裁的制度。

根据法学基本理论,任何法律规范都应由条件、行为模式和法律后果三要素构成。尤其是法律后果,体现了国家的强制力,是保障行为模式付诸实践的必不可少的手段。法律的约束力就表现在其拥有强制手段;倘若规范与强制手段分离法律将徒具空文而已。刑事诉讼法第四十八条规定“凡是知道案件情况的人,都有作证的义务。”这一规范包括了条件和行为模式部分,但缺乏强制措施,实际上没有约束力。鉴于上述情况笔者建议法律应作出规定,对证人拒绝作证的行为给予必要的法律制裁;对于情节轻微的,可采取拘役、司法拘留和罚款等强制措施;对情节恶劣、危害极大的,可按拒证罪给予必要的刑法处罚。

2建立有关证人的刑事责任豁免制度。司法实践中遇到这样的情况:某些证人因与犯罪有某种瓜葛,或提供证言于己不利,明明知晓案件情况,却担心拨出萝卜带出泥,拒不作证。例如,一盗窃犯企图入户行窃,发现屋中有人纵火杀人。该盗窃犯因怕人被追问为何出现在现场而暴露出盗窃行径,所以不愿吐露真情,后来人们怀疑其是纵火犯时,才被迫和盘托出。

为了免除证人的后顾之忧,将所见所闻彻底讲出,以利于迅速查处严重犯罪,笔者建议建立证人作证的刑事责任豁免制度。这种制度赋予证人受到一种特殊的法律保护权利,即证人因证实重要案情而提供于己不利的证词时,司法机关可以酌情减免其法律责任。

3加强对证人的法律保护制度。法律对于保护证人的人身安全应作出相应的具体规定。对于打击报复证人的应严加追究,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可采取拘留、罚款等强制措施;情节严重、危害较大的可比照刑法第254条以报复陷害罪论处。另一方面,法律对于证人的合法权益得到保障也应作出相应规定。

四、保障证人证言的真实性,笔者建议:应认真贯彻当庭询问质证的制度。对于证人证言的真实性,可以采取多种方法进行审查判断,但最重要的是当庭传唤证人接受询问和质证;这种方式的特殊作用是其他审查方式无法比拟的,因此,刑事诉讼法第47条明确规定:“证人证言必须在法庭上经过公诉人、被害人和被告人、辩护人讯问、质证,听取各方证人的证言并且经过查实后,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然而,

在大多数情况下,上述规定并未得到切实的遵行。司法实践中,通过当庭传询质证使错案得以纠正的情况也时有发生。由此可见,坚持让证人出庭作证,并不是可有可无的形式,它对于保证办案质量、避免铸成错案,是一项必不可少的制度。

回复帖子
标题:
内容:
相关话题